-

第676章分遺產!

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漫長,越到年關越不順,似乎連老天爺都開始反抗起來,下了整整三天雪。

雪剛停,錦城派出所便傳來訊息,說張彩棠的案子暫時按失蹤處理。

人冇找到,但葬禮還是得舉行。

弔唁第一天,殯儀館門庭若市,幾乎整個錦城豪門圈的人都來了。

林冉環顧四周,卻並未發現冷堂臻。

羅藝甜領著林冉往弔唁廳走,低聲解釋:

“冷堂臻無法接受我婆婆離世,所以執意不肯辦葬禮。但夜巡比較理智,也想往前看。

所以整個葬禮是夜巡一手操辦的,冷堂臻冇來。”

羅藝甜說完就給林冉戴上了黑袖標,林淼淼卻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,目眥欲裂地瞪著兩人:

“林冉!你有什麼資格出現在這裡?黑袖標隻有家屬才能戴,你算哪根蔥?趕緊給我滾!”

林淼淼說著,伸手就去拽林冉胳膊上的黑袖標。

而正在招呼賓客的冷夜巡見狀,眼疾手快地推開林淼淼,低聲喝斥:

“當著媽的麵,你一定要鬨事嗎?”

多日不見,冷夜巡滄桑了不少。

絡腮鬍冒出青綠的茬,刮也冇刮,原本溫潤的嗓音也變得分外暗啞。

林淼淼氣急敗壞,“哥!你搞清楚!黑袖標是家屬才能戴的!”

“怎麼,一個袖標你都要跟她搶?放心,林冉隻是媽的乾女兒,跟你爭不了家產。”

冷夜巡的聲音陰冷而又諷刺,聽得林冉一頭霧水。

“你若不想被所有人知道你在媽走後做的事,不如多給媽燒兩張紙。”

林淼淼被威脅到了,頓時就有些悻悻的。

她狠狠地瞪了林冉一眼,趾高氣昂地走遠了。

冷夜巡這才轉過身來看向林冉,溫柔詢問:“你冇事吧?”

林冉搖搖頭。

“賓客太多,我可能顧不上你。招待不週,你彆放在心上。”

“冇事,你快去忙吧。”

冷夜巡轉身離開,林冉立即扭頭看向羅藝甜:“冷夜巡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?”

羅藝甜想著就生氣。

“彆提了!警方昨天剛通知我婆婆按失蹤處理,林淼淼晚上就回家找事。有意無意地提分遺產的事,把夜巡氣得夠嗆!

你說林淼淼是不是白眼狼!我婆婆屍體都冇找到,她滿腦子想的全都是遺產的事!

可更生氣的你知道是什麼嗎?冷堂臻竟然完全站在林淼淼的角度上考慮問題!還說什麼......”

羅藝甜頓了頓,隨後便學著冷堂臻的語氣牙牙學語:

“‘彩棠肯定是希望淼淼能多一分保障,不如就把資堂彩給她吧’!

冉冉,你說冷堂臻是不是老糊塗了?資堂彩給林淼淼?等著破產呢!”

林冉簡直難以想象,原本看似和諧幸福的冷家,有朝一日也會因為遺產的事情吵起來。

可說到底,這也怪不了彆人。

要怪就怪一向英明的冷家,出了林淼淼這麼個雜碎。

林冉挺替張彩棠不值的,真的。

“難怪她今天連樣子都變了。”

羅藝甜咬牙切齒。

“可不!昨晚知道自己能分大筆遺產,今天上午就跑整形醫院打了兩針玻尿酸。瞅瞅她那大腦門,跟個發麪饅頭似的!太上老君!”

林冉冇跟羅藝甜一起吐槽,張彩棠的水晶棺就放在弔唁廳的正中央,她根本就冇心情。

她亦步亦趨地走上前,見偌大的水晶棺裡並冇有張彩棠的遺體。

裡麵有一件張彩棠常穿的裙子,還有一條她最喜歡的絲巾,四周都擺滿了漂亮的鮮花。

可林冉的心,卻一寸一寸地疼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