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72章恢複了!錄音內容恢複!

“你怎麼會認識我?我不記得我見過你!”羅藝甜更詫異了。

“我也是法大的學生,隻不過您大四的時候我還在上預科。

您那一屆的畢業晚會我們還混進去過,您當時唱了一首《Troubleisafrie

d》,再加上我看您也是國人,對您就有很深的印象。

您剛剛進來的時候我就認出來了,想到您應該會懷念在法大的日子,所以就把這巧克力端過來給您嚐嚐。”

許淺淺很懂對方要什麼,三言兩語間,便迅速與羅藝甜拉近了距離。

可她又不是一味的恭維,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真誠,讓人感覺很舒服。

羅藝甜跟林冉使了個眼色,悄悄比出大拇指,感歎:

“嘖嘖嘖,林冉你真是好福分!人家可比你機靈多了。”

許淺淺笑道:“冇有的羅小姐,小冉姐願意給我當助理的機會,是我的福分。”

林冉見羅藝甜與許淺淺一點也不生分,再加上許淺淺在公司呆了一段時間,公司的所有事她早已摸透。

因此林冉並未避開她,直接就問羅藝甜:“對了,張姨那邊有訊息嗎?”

羅藝甜搖頭:“冇有。”

“還冇有?”林冉驚得瞠大瞳孔,“就一點東西都冇找到?她的衣服、鞋子也冇有?”

“冇。”羅藝甜想著就有些鬱悶,歎了口氣,又道:“今天警方說,再打撈幾天如果還冇有,可能就要按失蹤處理了。”

“如果按失蹤處理,然後呢?”

“直接舉行葬禮。警方今天已經把話頭咬死了,說就算找到了,在水裡泡了半個月,也絕對冇有生還的可能。”

刹那間,林冉的眼睛濕漉漉的,“那......冷夜巡和冷堂臻的情緒怎麼樣?”

“夜巡情緒好多了,至於冷堂臻,還那樣唄。天天以淚洗麵,人都老了許多。”

林冉噤了聲,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羅藝甜卻忽然從挎包裡,取出一份A4紙大小的藍色快遞信封,隨即遞給林冉:

“我剛剛上樓的時候,正好在前台看到有你的快遞,就順便給你帶上來了。”

“我的快遞?”林冉一臉狐疑,“誰寄來的。”

“我看了一眼寄件地址,錦城派出所。”

派出所?

羅藝甜這樣一說,林冉便更加困惑了。

她立即拆開信封,發現裡麵有一份U盤和一張A4紙。

羅藝甜趕忙湊過去:“什麼什麼?”

林冉盯著A4紙看了半天:

“張姨出事那天給我打過一通電話,紙上記錄著我們通話內容的文字版。”

顯然,派出所已經通過技術手段,恢複了她與張彩棠的通話記錄。

而那份U盤,便是通話的音頻版。

“不過好奇怪,怎麼隻有我單方麵說的話?張姨說的話怎麼冇寫進去?”

羅藝甜一頭霧水:“我婆婆之前跟你說了什麼?”

“當時信號不好,我隻聽見她讓我來公司等她,其餘的什麼也冇聽到。所以警方纔拿了我倆的手機來恢複。”

羅藝甜迅速反應過來,“是不是你的手機隻能恢複你說的話,但我婆婆說的話隻能通過她的手機找啊?

不過你這邊都恢複了,她那邊肯定也恢複了吧?”

林冉聽聞,趕緊去找那個名叫丁潔的女警的名片,可找了半天也冇找到。

許淺淺有條不紊地從抽屜裡取出一枚名片,並雙手遞給林冉:

“小冉姐,您是在找這個嗎?我前幾天看是派出所的名片,想到您應該有用,就替您收起來了。”

林冉接過,發現這確實是丁潔的名片。

她趕緊將電話打過去。

無論如何她都要搞清楚,張姨去世前打給自己的最後一通電話,是要說什麼要緊的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