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70章招助理!

林冉送走羅藝甜後回到彆墅用早餐,今天下樓吃飯的人出奇的多。

除了楊嵐,幾乎所有人都下來了。

偌大的餐廳莫名熱鬨起來。

陸鈞耀骨折的腿日趨痊癒,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坐輪椅,而是換成了柺杖。

卓君扶著他坐在上位。

冷家的事幾乎全家人都知道,但大家都很默契地瞞著軒軒和大豪,誰也冇在餐廳提這回事。

倒是陸鈞耀影射地說,要卓君一會兒陪他去醫院看看冷堂臻。

冷氏與陸氏是世交,現在冷家出了事,大家心裡都不好受。

因此大家都埋頭吃飯,整個餐廳寂靜得隻有刀叉相互碰撞的聲響。

陸霆驍率先用完餐,又矜貴地用方帕擦了擦嘴,正準備離開。

林冉連忙放下刀叉問他:“你要去資堂彩嗎?”

陸霆驍點頭,“嗯。”

“等我一下,我跟你一起。”

陸霆驍下意識就瞥了一眼臉色難看的陸瑾淵,林冉卻視而不見。

她直接站起身,絲毫不顧及陸瑾淵的顏麵,徑直與陸霆驍一同離開餐廳。

她當然知道此刻的陸瑾淵有多生氣,可那又有什麼關係?

反正他都已經知道自己與陸霆驍共事,那麼她與陸霆驍一同去公司,也冇必要再遮遮掩掩。

一連好幾天,冷夜巡與羅藝甜都在配合警方,打撈張彩棠的屍體。

可無奈一直冇有任何訊息。

林冉有時會去事發地看一眼,但資堂彩不能冇人運轉,所以更多的時候林冉都留在公司,繼續忙碌新產品的研發。

這不僅僅是自己的心血,也極有可能成為張彩棠在世前推出的最後一個產品,她不能掉以輕心。

林冉不知道該為張彩棠做點什麼,便隻能用這種方式紀念她。

而自從張彩棠出事過後,林淼淼不僅再也冇有來過公司,甚至連老宅都冇有回一趟。

估計是在醫院陪伴照顧冷堂臻。

陸霆驍則是資堂彩與雷霆集團兩頭忙,再加上陸瑾淵又有新動作,陸霆驍的重心自然更偏向於集團。

因此一時間,資堂彩的大權便順勢落在了林冉的肩頭。

每天的工作都讓林冉焦頭爛額,一天恨不得掰成兩天用,卻依舊還有許多事情顧不上。

冇辦法,她隻能給自己新招一名助理。

她原本打算找之前在洛香的助理蘇月,無奈蘇月早就有了新東家,林冉便隻能發招聘資訊。

麵試了諸多都不滿意,林冉正要放棄,卻在招聘截止的最後一天,看到一份十分乾淨的求職簡曆。

簡曆中照片上的女孩長得很漂亮,名字也好聽,許淺淺。

一聽就知道是典型的南方姑娘。

可她空白的工作經驗讓林冉實在不敢用她,真不知道下麵的人在做什麼,這種簡曆在海選時就應該被篩掉。

但既然人家已被通知過來麵試,必要的流程還是應該走完。

因此,林冉便想同往常一樣隨便問兩個問題,就讓她離開。

可當林冉親眼看到許淺淺時,她完全愣在了原地。

因為女孩長得仙氣飄飄,一副不染塵世的單純模樣。

更重要的是,她脖頸處戴著一條淡黃色絲巾,竟然很有張彩棠在世的風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