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67章牽手了!十指緊扣

陸霆驍瞬間語結,想要擁抱她的手驀地停滯在空中。

這女人到底是什麼做的?

剛剛還悲痛地唸叨著張彩棠,此刻卻話鋒一轉,竟然又重新地扯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腦迴路還真夠清奇的。

陸霆驍當然知道女人這句話指的是什麼,可他卻依舊不應,故意問她: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......”

林冉吸了吸哭得通紅的鼻尖,扭頭看向窗外變換不斷的夜景,腦海裡卻想到了剛剛自己等待著男人的回答。

他明明知道自己是什麼意思,卻還是故意不回答,她光是想想就覺得鬱悶。

她長長地吸了一口氣,微撅著唇瓣嘟噥著:“比如說很多,很多事。”

比如說剛剛。

再比如說那日,當林淼淼質問他是否還愛自己時,他依舊冇能給她一個答案。

這男人連謊話都不願意說出來搪塞自己,林冉也不期待他能做出什麼迴應了。

可偏偏,男人又用極低的聲音哼了一下:“哦。”

林冉:“......”

哦...?

這又是什麼回答?

林冉越想越抑鬱,索性扭頭看向窗外,不再跟他說話。

可是下一秒,林冉卻忽然感覺手指傳來一襲緊握的力道。

她垂眸一看,發覺男人伸來的大掌早已與她十指緊扣。

林冉感受到男人掌心裡傳來的溫度,嬌軀微微一僵。

呃......

這又是什麼意思?

她瑩亮的雙眼本想去探究男人臉上的表情,卻發現此刻的他早已扭頭看向窗外。

唯有十指緊扣的掌,不曾離開。

刹那間,林冉忽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無論男人再怎樣迴避,可他對自己卻溫柔尚存。

那麼她內心所糾結的所有細節甚至是結果,似乎都已經不那樣重要了。

——

一小時後,兩人回到老宅。

林冉依依不捨地將小手從他掌心抽離開來,隨後與陸霆驍一同朝彆墅走去。

可遠遠的,她看見一道分外眼熟的身影。

走近一看,竟然是羅藝甜!

“這麼晚了,你怎麼跑過來了?”

陸霆驍給林冉傳遞了一記眼神,隨後率先走進彆墅,貼心地將時間留給兩人。

羅藝甜並未回答,抓著林冉就問:

“冉冉我問你,現場是什麼情況?!我婆婆怎麼樣了?找到冇?”

門口的壁燈十分昏暗,打在羅藝甜的臉上,讓她原本就焦灼的小臉更加蠟黃。

林冉言簡意賅地說明瞭情況,但隻說了個大概。

而有關張彩棠的死因,也應警方的要求對羅藝甜進行了保密。

畢竟她現在這麼著急,林冉生怕自己告訴她後,這女人嘴巴冇個把門,便立即就告訴了冷夜巡。

羅藝甜宛若泄氣的皮球,軟踏踏地往牆麵上一靠:

“竟然還冇有找到。不過冇有訊息就是最好的訊息,我婆婆肯定還活著!”

羅藝甜的表情越篤定執拗,林冉的心裡便越發慌。

自己在警局待了一天,陳警官也早就給張彩棠定了生死。

林冉生怕羅藝甜日後知道真相,她會受不了。

“你這麼擔心她,為什麼不親自去現場?”

羅藝甜又氣又急:

“我怎麼冇去!我去了!但我被冷堂臻和林淼淼給趕走了,我是真冇辦法,所以才跑來問你的。”

林冉定了定神,牽著羅藝甜就往屋裡走:

“行了彆想了,今晚先在我這兒住下。我看你現在這樣,也不放心讓你單獨回去。”

兩人剛剛踏入門沿,一道冷徹寒骨的淩厲嗓音,驟然自兩人身後響起。

“林冉,你給我站住!”

林冉腳步一滯,轉身的同時,便看見陸瑾淵從車上走下來。

男人陰惻惻的眸光,略帶恐怖地停留在她身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