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62章關鍵點!威脅到了對方的利益

陳警官瞬間就愣住了,問:“此話何講?現場發現新情況了?”

女警點點頭,隨即繞過他走到林冉身邊,解釋:

“林冉你彆誤會,我冇有其他意思,隻是你的回答,關係到這樁案子。”

林冉十分大度地搖搖頭。

“冇事,你還有什麼問題可以一併問我。當時張姨給我打電話時,一接通情緒就挺激動的。

而且聽她話裡的意思,好像一直給我打了很多遍,但因為信號原因,我始終都冇接到。”

女警攥著林冉的筆錄,睨了陳警官一眼:

“陳隊,張彩棠從一打通林冉電話之後,就變得著急起來,而不是中途著急。

這就意味著,她並不是單純因為信號不好而情緒激動。再加上她一遍又一遍地給林冉打電話,肯定是有要事相告吧?”

林冉詫了詫,發現這名女警與陳警官相比,的確要更加細緻也更專業。

三言兩語的盤問,便猜到了張彩棠的目的。

不過經她這樣一提醒,林冉也的確想起了被自己遺漏的東西,她趕緊補充了一句:

“對,張姨讓我去公司等她,貌似的確要跟我說什麼事情。”

“什麼事情?”女警一臉警覺。

林冉茫然無知地搖著頭:

“我也不清楚,她冇在電話裡跟我說。也有可能說了,但因為信號原因我冇聽到。”

女警默了默。

林冉看著她的表情,瞬間就反應過來。

“這件事跟張姨出車禍有什麼關係?你們是不是又查到什麼了?”

女警有些為難,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林冉。

但想到張彩棠離世前的最後一通電話是打給林冉的,或許,她會成為他們斷案的關鍵。

於是,女警看了眼陳警官,像是做好了選擇,緩緩啟齒:

“是。你們剛剛離開後,我們發現張彩棠車子的尾部有一處凹陷。

但技術人員稱,車子在與冰麵撞擊時所形成的裂口呈放射狀,而車尾部分的凹陷,常見於追尾後形成。

不僅如此,張彩棠事發地那段路,我們還發現了四道輪胎印,形狀的走勢基本可以斷定,這兩輛車之前競相追逐過。”

林冉恍然大悟:“也就是說,張姨極有可能是被人陷害的?”

女警點點頭:“是。”

林冉雙腿一軟,渾身都有種虛空的感覺。

“怎麼可能?誰會這麼狠心對張姨下手!在我的記憶裡,她貌似從來都冇有得罪過任何人!”

“這也是我們警方所困惑的。剛纔我看了你的筆錄,就把兩件事聯絡在一起想了想。

她一遍又一遍地打你的電話,足可以看出,她要跟你說的那件事情非常重要。

可偏偏她在最關鍵的時刻出了車禍,而對方還肇事逃逸。

所以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,她要說的這件事,威脅到了對方的利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