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53章所有事,都被張彩棠聽到了

張彩棠失魂落魄地靠在冰涼的牆壁上,眼淚一行一行地往下淌。

她心如刀絞,無力地聽著廚房外,那對母女繼續你一言我一語地交談著。

“媽!你還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,我一定會讓冷家,姓林!”

張慧驚了一晌,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林淼淼冷哼一聲,隨即露出邪惡的笑意:

“既然我是你和冷堂臻的女兒,一切都變得簡單起來了。

媽,你敢說你對冷堂臻就冇動過真感情嗎?

你敢說你不想嫁入冷家,成為人人豔羨的豪門闊太嗎?

隻要你想,女兒一定會竭儘全力地幫你!”

張慧被林淼淼的想法給震悚到了,“閨女,想是一回事,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啊!

你的意思媽懂,可你彆看張彩棠長得清清冷冷,就以為她跟林冉一樣逆來順受!

她雷厲風行,手段毒辣。她能把資堂彩做成彩妝界的風向標,就證明她的手段一定異於常人!

十個你加在一起,都不是她的對手!”

張慧說的這些,林淼淼怎麼不清楚?

她在冷家生活的這半個月,曾多次跟張彩棠過手。

這女人,的確跟普通的豪門闊太不大一樣。

看著秀外慧中,實則掌控欲極強!

就拿認親這件事來說,她早就拿出足夠的證據,證明瞭自己就是冷家的千金。

可這女人幾乎從來都冇有因為自己是她的女兒,而相信她說的任何話!

張彩棠聰明得宛若一隻老狐狸,每次都能將自己識破,並且從不幫她!

所以,林淼淼纔會認為張彩棠大義滅親,胳膊肘往外拐!

她猖狂的臉上露出一絲戲謔:“媽,你可彆忘了,冷堂臻現在可是寵我寵得要死,昨天還因為我和張彩棠吵了一架!

我就不信了,我多跟他吹吹耳旁風,再多鬨幾次事兒,他和張彩棠的感情能不破裂?

至於你和林建安那邊,能離婚就離婚吧!反正他也不是我親爸,我一想到他那窩囊廢的表情,我心裡就窩火!孬種!”

若是平常,張慧聽林淼淼這樣說,早就開始和她商量後續的打算。

可今天,她卻心裡直髮虛。

因為她清楚地知道,張彩棠,根本就是她惹不起的女人!

她耷拉的臉如喪考妣,“淼淼,你要是真這樣做,可就玩大了!”

林淼淼卻一臉的無所謂:“媽,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畏畏縮縮了?你難道不相信你女兒的本事嗎?

霆驍哥可是站在世界頂端的王,還不是被我騙得團團轉?他到現在也冇查出來劉夕是我殺的!”

張慧聽林淼淼如此口不擇言,如臨大敵地趕緊伸手捂住她的嘴。

“呸呸呸!你有病啊!這種事能放在嘴邊說嗎?你就不怕被路過的人聽見?”

張慧說著,忙不迭地環顧四周,確保門口無人經過,這才壓低音量又道:

“對了,我剛剛上藥前去了趟彪子的病房,他還在昏迷,估計一時半會兒醒不來了。”

林淼淼得意地拔高音量,“那當然!我當時給他用的藥可是最強劑量,他絕對不會這麼快醒來!

不過這人不能留!當時霆驍哥威逼利誘的時候,他馬上就要講出來,說陸鶴軒是霆驍哥和林冉共同的孩子了。

你可不知道,當時可把我嚇死了!所以他醒了還得了?這人絕對不能留!我必須得想個辦法搞死他!”

林淼淼美滋滋地睨了張慧一眼,仿若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,在她口中是值得可以炫耀的資本。

隻是始料未及的是,她話音剛落,廚房便立即傳來重物掉落的聲響。

“砰”的一聲,母女倆雙雙嬌軀一震。

張慧下意識跑進廚房,就看見張彩棠瞠著一雙猩紅大眼,滿目憎恨地盯著她。

所有話、所有事,全都被張彩棠,悉數聽到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