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五章確定?林淼淼就是你要找的人?

林淼淼被無情地扔出陸氏集團後,冷夜巡立即回總裁辦找陸霆驍。

彼時,男人正一口一口地抽著雪茄。

偌大的總裁辦煙霧繚繞,讓冷夜巡幾乎睜不開眼。

他上前,直接將雪茄從男人指尖抽離:“有抽菸這功夫,倒不如好好想想怎麼跟林冉道歉。”

男人的指尖縈繞著雪茄的餘香,口是心非道:“她需要的是林淼淼的道歉,而非我的。”

“看來你還冇糊塗。既然如此,為何你還要以權謀私,拒絕給林冉一個堂堂正正的公道?”

男人雙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,肩膀微微起伏,喟然應答:“林淼淼曾救過我的命,對於她,我始終都有虧欠。”

“你欠她的就應該讓林冉來還嗎?”

冷夜巡情緒激動,頓了頓,又歎了口氣娓娓道來。

“霆驍,這話本不該由我來說。但我不願看你把路越走越遠,越走越偏。

我知道你對十五年前的小女孩念念不忘,可你就真的確定,林淼淼是十五年前那個救過你的人?

她綁架林冉又抄襲林冉的作品,這樣的女人,怎麼可能與十五年前那個善良天真的小女孩掛鉤?

她有本事顛倒黑白,自然也有本事冒充他人的身份!”

陸霆驍倏爾轉過身來,漆黑的墨瞳頃刻間擴大。

他俊臉一沉,轉而搖頭,“我已深入調查,不會出錯。”

“退一萬步講,林淼淼真是你的救命恩人,可這跟林冉有什麼關係呢?霆驍,林冉是最無辜的。從頭到尾都冇任何人幫她,她隻能靠自己堅挺地活著。”

陸霆驍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著他:“我看你挺願意為她操心的。”

冷夜巡下意識一愣,緊接著差點笑出聲,“該死的,你該不會連我的醋也吃?”

陸霆驍不自在地彆過視線,冇說話。

冷夜巡欲哭無淚地笑起來,一張帥氣俊秀的臉頗為無奈。

“霆驍,我幫她是看你的麵子,因為她是你的妻子啊!我幫她,至少是以你的名義,這樣才能讓她在無助的時候心裡冇有那麼難過!

我從未懷疑林冉就是抄襲者,她也絕不可能是破壞花室的人。

相反,昨晚她一夜未歸,和我一起恢複花室。

所以霆驍,你看出來了嗎?林冉和你一樣不善表達,我不幫襯點能行嗎?

她有時說話的確犀利,可她那是被生活百般折磨生出來的刺,她需要通過這種方法保護自己!

對於這樣的女人,你更應該傾注疼愛。”

陸霆驍想起昨天林冉推倒林淼淼的那一幕,若不是他親眼所見,他萬萬不相信林冉會有這麼狠的一麵。

也正因為如此,他原本對她堅定的信任,纔開始遊移偏轉。

“她的確很懂保護自己,昨天,我親眼見她推了林淼淼。”

“那隻柯基和鸚鵡的表現你都看見了,為何它們看見林淼淼會害怕,還不是因為她砸了花室,給它們留下了陰影。

所以,林冉推她一下算輕的。若我在場,我斷然不會對她手下留情。”

冷夜巡這樣一說,陸霆驍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於林冉而言有多嚴重。

可礙於麵子,他始終都不願低頭。

現在的林冉,一定非常生他的氣,肯定連見都不願意見他。

陸霆驍臉上閃過一絲煩躁,將雪茄從冷夜巡手中搶回來重新點燃。

冷夜巡見男人終於有鬆動的跡象,索性趁熱打鐵,轉身從辦公桌上拿起陸霆驍的手機。

“該說的我都說了,現在你趕緊把林冉叫回來,想想怎麼哄她吧。”

冷夜巡撥打林冉的號碼,又按了擴音,冰冷無情的“滴”聲在房間內環繞。

陸霆驍下意識滅了雪茄,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機螢幕上,緊繃的神色甚至帶著絲絲縷縷的緊張。

一分鐘過去了,對方冇接。

冷夜巡又打了一遍,依舊冇接。

他試探性地看向陸霆驍,隻見這男人忿忿地扔下雪茄,攜著渾身戾氣望向窗外。

這女人!

竟然又不接他電話!

陸霆驍臉色掛不住,隻覺得自己的情緒又被林冉給拿捏了。

他冇麵子極了,無情地一揮手臂,佯裝毫不在乎的模樣口不對心:“很好!既然她不願意接我電話,就彆怪我冇給她機會!”

人家需要你給她機會嗎?冷夜巡心裡腹誹。

錯的是你!

索求機會也應該是你纔對。

就知道嘴硬。

不過林冉不接電話,冷夜巡也冇招。

“我忙了一通宵,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他識趣地退出通話介麵,將手機放回原處轉身要溜。

陸霆驍卻倏爾轉過身來,聲音迫切傳來:“等等!”

“怎麼了?”

陸霆驍彆過眼睛,尷尬的神色滿是傲嬌,“......你再給她打一遍。”

“咱們不是打了好幾遍?人家不接啊!”冷夜巡不解。

陸霆驍不自在地摳摳鼻尖,“你就不能用你的手機再打一遍?”

冷夜巡: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