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48章酸溜溜!陸爺連他的醋都吃?

金胖這樣一說,男人原本陰鬱的情緒,這纔有了一絲緩和。

然而下一秒,男人卻再度不悅起來。

這幾日,他一直留在資堂彩與林冉待在一起。

而羅藝甜與她更是宛若連體嬰一般,幾乎冇有分開過。

所以,林冉的事情,金胖怎麼可能比自己知道的還要多?

陸霆驍意味深長地注視著金胖,平淡的嗓音十分低沉,質問:

“林冉的事情,羅藝甜為何會跟你說?”

金胖:“???”

怎麼感覺陸爺的語氣酸溜溜的?

不是吧!

自己不過是一個下屬,陸爺現在連下屬的醋都要吃了?

金胖有點心虛地看著眼前這雷厲風行的男人,簡直覺得不可思議。

他用笑意掩蓋尷尬,“害,我們也就是閒得無聊,聊天聊到這兒了。陸爺您放心,我絕對冇有半點想要打探林冉的心思!”

金胖這樣說,完全是為了穩住男人的情緒。

而事實的真相,完全是因為當初冷夜巡和金胖在公司給兩人助攻,後來羅藝甜也加入進來,為了方便,他們三人索性拉了個群。

林冉與陸霆驍一旦有任何進展,他們都會在群裡吱一聲。

隻是陸瑾淵的事情他們向來很少討論,畢竟他為人謹慎,做任何事情都難以留下破綻。

所以,他們即便是討論,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。

而羅藝甜這次之所以提出,陸瑾淵對林冉的逼婚事有蹊蹺,也是因為金胖經常去老宅,想讓他多盯著點陸瑾淵罷了。

金胖說完,便用揣測般的眸光看向男人。

也不知陸爺有冇有相信他。

正欲繼續解釋點什麼,男人瑩亮而又奪目的眼神忽而落在金胖身上。

“去查他的賬單流水。”

金胖懵了片刻,想了好久才反應過來。

陸爺這不正是在幫他們出主意嘛!

查陸瑾淵的賬單流水?

這個辦法真是妙極了!

有句老話說得好,男人的錢在哪裡,心就在哪裡!

或許陸瑾淵的賬單,就是一個突破口!

興許,他們真的能查出點什麼來。

——

翌日清晨。

林冉起床後直接去到童童的房間。

這兩日事情太多,她也顧不上小傢夥畫像的事情。

所以,她今天是去視察工作的。

本以為小傢夥還冇起床,因此林冉直接推門而入。

卻一打眼就看見,童童與軒軒雙雙撅著屁股趴在地板上,雙手托腮盯著地麵上的一張A4紙。

A4紙圖文並茂,從遠處看並不能看出具體內容,倒是有點像體檢報告。

兩小隻則就這樣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盯著它,一臉憂愁地大眼瞪小眼。

滑稽而又可愛。

而環顧四周,地麵的周遭都是碎紙屑。

每張紙片上都畫著龍飛鳳舞的五官,整個房間要多亂有多亂。

隻是兩小隻看得太過入迷,以至於林冉都已走進房間,他們還未反應過來。

“你們在做什麼?怎麼起這麼早?”

溫柔的嗓音傳過去,兩小隻宛若受驚的小鳥般如臨大敵。

童童趕忙從地上爬起來擋在林冉的身前,軒軒則一屁股就坐在了那張A4紙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