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46章難不成,她還想讓陸爺娶她不成?

與此同時,邁巴赫內。

此刻的天氣差到極致,雪天霧還大,司機隻能放緩車速,慢慢悠悠地往前開著。

身旁的男人單手拿著平板,似乎在處理著工作上的事情。

熒光照亮他的臉,露出他俊朗且挺拔的深邃五官。

帥得令人驚心動魄,讓林冉止不住地偷偷看他。

而對於陸霆驍剛纔在醫院的反應,她依舊感到訝異。

男人要把自己帶去雷霆集團上班?

雖然並未說緣由,可林冉卻認為,他似乎是不想讓自己在資堂彩受委屈?

為什麼?

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了?

林冉按捺不住地扭頭看向他,問:“你真願意讓我去你集團上班?”

寂靜的環境裡,女人的聲音動聽而又悅耳。

陸霆驍放下平板,扭頭與女人對視,卻並未說話。

林冉被陸霆驍那深邃的眼眸盯得渾身發毛,她嚥了口唾沫,驀地脫口而出:

“你變性了?”

男人臉色往下一垮。

變性?

這女人說的是人話嗎?

前方副駕駛的金胖卻“噗嗤”一下笑出來。

聲音有些突兀,他趕忙捂住了嘴巴。

本就尷尬的氛圍因為金胖的笑聲越來越凝固,林冉的情緒也有些鬱悶。

“金秘書,你笑什麼?”

金胖冇多想,微笑著解釋:

“林冉,你是不是有受虐傾向?陸爺與你冷漠相待時,你心裡難受,現在陸爺對你好了,你又開始懷疑?”

話音剛落,他忽然意識到自己貌似又多嘴了,於是趕忙扭頭看向陸霆驍的臉色。

意外,卻並冇有他想象中的不悅。

而男人那玩味的表情仿若給了自己一絲肯定,好似在默認自己的一番話,說得在理。

於是,金胖大膽起來,明目張膽地開始撮合:

“林冉,陸爺幫了你這麼大個忙,你就冇有什麼想要表示的?你要知道,可不是什麼人,陸爺都能讓其入職雷霆集團的。”

“工作對我來說也不算大事,結婚纔是。”

金胖詫了詫。

林冉這話是什麼意思?

難不成,她還想讓陸爺娶她不成?

金胖正在揣測林冉的意思,誰料林冉竟語出驚人:

“他要是能幫我解決陸瑾淵,那我纔是真的要阿彌陀佛。”

金胖一口唾沫差點兒嗆到嗓子眼兒。

這這這!

林冉現在這麼剛了?

竟然敢當著陸爺的麵,提陸瑾淵的事情?

她到底是腦子缺根筋兒,還是故意在拱陸爺的火?

金胖連忙扭頭看向男人的臉色,眼看著陸爺的臉肉眼可見變得陰沉,他戰戰兢兢地吞嚥著唾沫,一臉為難地對林冉說。

“林冉,屬下覺得你......有點得寸進尺了。”

得寸進尺?

她有嗎?

既然陸霆驍這麼樂意插手自己的事情,那幫她解決一下陸瑾淵,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吧。

林冉不甘心地垂下眼瞼,緊接著就聽見男人磁性的嗓音,縈繞在她的耳廓。

“你和陸瑾淵之間的私事,也好意思讓我來處理?自己欠下的感情債,再難受也是你的報應。”

林冉瞬間語結,說不出話來。

可此刻的她卻忽然感覺,陸霆驍說話的語氣,也冇有他表現出來的那樣決絕。

但至於男人對她到底是一種什麼情緒,林冉也看不透。

可金胖在聽到男人的聲音之後,便顯得有些不淡定了。

他欣喜若狂的發現陸爺與林冉的進展快得有點不正常!

好像自從昨晚過後,陸爺對林冉的態度就變了。

嘶~他們昨晚到底做什麼了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