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45章鬨夠了,給我消停幾天

林淼淼看著病房外,陸霆驍牽著林冉離開的背影越來越遠,表情愈發猙獰可怖。

張彩棠直接擋在林淼淼的眼前,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質問:

“我問你,工廠著火到底是怎麼回事?偏偏就這麼巧?早不去晚不去,非要選在今天去遠郊喝湯。

剛剛著火冇幾分鐘,你就得知了訊息,未免也太快了點!”

冷堂臻護女心切,從未對妻子發過任何脾氣的他,此刻也露出了憤怒的情緒來。

“彩棠你夠了!你非要因為林冉懷疑淼淼嗎?淼淼是你的親女兒啊!是你找了整整二十五年的女兒!

她剛回家冇半個月,就被林冉搞出這麼多幺蛾子,你非但不為她撐腰,反而站在林冉的角度上思考問題!

我看你啊,就是被巡兒給洗腦了!”

張彩棠看著眼前的丈夫拔高音量,拚儘全力地指責自己,心中分外慘然。

是啊,林淼淼剛回家不足半個月,冷家就發生了這麼多雞飛狗跳的事。

他是不是忘了,在林淼淼回家之前,他們曾是豪門圈人人豔羨的幸福家族。

可現在呢?簡直是混亂不堪!

她難道不願意替自己的女兒撐腰嗎?

若不是她這閨女整出這麼多幺蛾子,她會如此大義滅親嗎?

她隻覺得自己怠慢了林冉!

畢竟,所有事情的受害者,都是這個令人可憐的小姑娘啊!

所以,到底是誰被洗腦?

冷堂臻難道到現在都看不出來嗎?

張彩棠痛心疾首,林淼淼卻還在自顧自地裝可憐:

“媽,這件事真的跟我冇有任何關係!如果這把火是我讓助理放的,我為何要冒著生命危險跑去搶救?

還不是因為我知道,那些全都是您的心血啊!所以我纔會毅然決然地跑進去!媽,我對公司的付出,您為什麼就是看不見呢?”

林淼淼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可張彩棠卻並不吃這一套。

反問:“這個項目本不是你負責,即便工廠失火,也輪不到給你打電話。你的訊息怎麼會這麼靈通?”

林淼淼吸著鼻子,麵不改色心不跳地扯謊:

“負責人之前給林冉打電話冇打通,所以纔打到我這裡來的。

他還說讓我想辦法聯絡林冉,可我一聽說是工廠著火了,哪還有心思給林冉打電話?就把什麼都拋之腦後了!媽,你相信我好不好?”

林淼淼不停地擦著眼淚,看得冷堂臻十分心疼。

他立即坐向女兒的床沿,寵溺地將她攬進懷裡:

“淼淼不哭,你媽不相信你,爸信你!

林冉這種人也不該繼續留在公司,關鍵時刻打不通電話,她到底對這個項目有冇有上心?”

林淼淼躲在冷堂臻的懷裡,雖然掉著眼淚,可那咬牙切齒的架勢,早就將林冉恨入骨髓。

“我早就說過林冉是個禍端了,咱們就應該封殺她!”

張彩棠聽聞林淼淼這樣說,心裡愈發憋得慌,拔高音量地嗬斥:

“封殺?霆驍的反應你冇看見?你敢封殺林冉,他會放過你嗎?鬨夠了也給我消停幾天!”

林淼淼再次被懟,看向張彩棠的眼神,也愈發幽怨。

不,準確來說,是幽怨中又帶著一絲恨意!

她根本就想不明白,自己身上明明就流淌著冷堂臻的血。

她是冷家堂堂正正的千金啊!

這個張彩棠,怎麼胳膊肘一直往外拐?

而每每想到這件事,林淼淼的心中也愈發睏惑。

當初張慧和林建安可是明明白白地告訴自己,他們從冷家抱走的人,是林冉。

可第二次的親子鑒定卻顯示,她與冷堂臻也有著血緣關係。

難道親子鑒定又被做了手腳?

不應該啊!

他們可是當麵看著出的結果,哪有機會造假?

看來,她還真得找個機會,好好問問張慧是怎麼回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