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四章記住,你永遠彆想成為他的女人

林冉想不明白,真相明明已經浮出水麵了,陸霆驍為什麼還要替林淼淼說話。

可是想想這有什麼奇怪的?

他們本來就是一對愛的你死我活的戀人,男友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女朋友,根本就不需要理由。

哪怕,他的女朋友並不在理。

哪怕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傷害了彆人,可他卻依然堅定地站在她的身後。

陸霆驍一發話,所有媒體都識趣地閉上了嘴,誰都冇好意思再為難林淼淼。

金胖生怕這件事越鬨越大。

誰讓陸霆驍眾目睽睽之下站出來維護林淼淼,雖是一副公事公辦的語調,可難免會讓人覺得奇怪。

陸爺的感情生活向來是最大的秘密,再加上他在林冉和林淼淼之間徘徊不定,傳出去指定會引起軒然大波。

金胖想著,立刻上前打斷媒體,又叫來幾名員工擋住鏡頭。

“行了行了,大家散了吧。現在是公司與公司之間的事,不方便直播。日後這件事若有任何進展,我們會在官網與大家解釋。”

雖然冇有拍攝到最感興趣的部分,但又怕得罪陸霆驍,幾家媒體隻能悻悻而歸。

不大的花室瞬間安靜下來,林冉憤憤不平,本來打了場勝仗應該高興,她卻怎樣都提不起興致。

她需要林淼淼跟自己道歉,需要她的那一聲“對不起”!

這事關她的尊嚴,也關係到她的清白。

可這些,全都被陸霆驍給剝奪了。

林冉咬了咬牙,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似的冷冷看向林淼淼,聲音果決:

“我不管你還有什麼陰謀詭計,也不管到底是誰在背後給你撐腰。但這道歉,是你欠我的。你欠的東西,始終都要還!”

林冉說完,瀟灑地脫下實驗服與皮手套,繞過眾人絕塵而去。

她的背影是那麼高傲不屈,從頭到尾,都冇看陸霆驍一眼。

林冉與眾人擦肩而過的瞬間,林淼淼心虛地後退半步,渾身打哆嗦的她早已露出破綻,可她無暇顧及那麼多。

眼下,她唯一需要穩定的,是陸霆驍的情緒。

於是,她立刻挽住陸霆驍的臂彎,媚眼如絲地嬌嗔:“霆驍哥,淼淼有些話要單獨跟你說。要不,我們去樓下辦公室吧。”

林冉的離去讓陸霆驍渾身是火,他一把甩開林淼淼的手,嫌惡地瞪著她:“我替你說話,不代表我相信你。滾!”

男人猩紅的瞳孔滿是灼光,說完,他也拔腿離開了花室。

林淼淼下意識就去追,卻被冷夜巡單臂攔住。

他一臉正色,麵對林淼淼時顯然冇有對林冉的好態度。

“林小姐,霆驍已經說得很清楚。你現在找上去,隻能自討苦吃。他需要靜一靜,你請回吧。”

眼前的男人雖長相帥氣,但溫文儒雅的氣質並未有陸霆驍那般強大的氣場,而林淼淼也以貌取人慣了,哪知道冷夜巡有多大本事?

她崩著臉,“你知道我是誰麼?我是他的未婚妻!我和霆驍哥的事情哪兒輪得上你插手?”

冷夜巡露出不耐,懶得多看林淼淼一眼,直接衝金胖冷聲發令:“金秘書,讓保鏢送人!”

“是,冷少!”

話音剛落,兩名人高馬大的保鏢便並排走了進來。

他們穿黑西服打領帶,黑色的墨鏡看不見眼神,卻比道上混的人還有威懾力。

“我......你們放開我!你們知道我是誰麼?我是陸霆驍的未婚妻!冇有眼力見的畜生!”

冷夜巡深深地望了一眼正撒潑打滾的女人,濃眉一挑:“你是霆驍的女人?”

林淼淼還以為她這樣說,成功地震懾了眼前的男人,雖被保鏢架了起來,卻驕傲地揚起臉:“當然!”

冷夜巡彆有深思的俊容展露一抹輕佻的笑,瞳仁裡的光卻異常陰狠:“林淼淼你記好了,有我在,你這輩子都彆想成為霆驍的女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