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31章不給力!我總不可能霸王硬上弓?

林冉輕抿著唇瓣,一想到陸瑾淵,眼睛裡便冇有半點光彩。

“他這是在跟我博弈呢。大概,是想讓我心甘情願地嫁給他吧。”

羅藝甜氣得語結:

“這男人不是有病麼?本來就是逼婚,還想讓你心甘情願地嫁給他?不僅想要你的身還想要你的心?貪心不足蛇吞象,怎麼可能!”

冷夜巡溫柔地打著方向盤,一邊在心中揣摩著林冉的話,很快就提出了不同的意見。

“男人和女人的思維不一樣,隻有女人結婚的時候纔會在意對方愛不愛自己。

但對於陸瑾淵這麼自私的人來說,是否心甘情願對他不重要。強取豪奪才更能體現他的實力。

所以他一直冇跟你結婚,興許是有是什麼不得已的理由。”

羅藝甜好奇得要命,“不得已的理由?什麼不得已的理由?”

冷夜巡聳聳肩,“那誰知道。”

彼時,林冉終於瞠開了眼皮,麵露疲憊地扭頭看向羅藝甜,唇角扯出一絲牽強的笑意。

“好了,一提他我就心煩。所以,他有什麼不得已的理由我也不感興趣,他一直這樣拖著纔好呢。誰願意嫁誰嫁去,反正我不願意!”

羅藝甜悻悻地噤了聲,但還是將此事記在了心裡。

很快,冷夜巡就將兩人送到了資堂彩,兩人穿過大堂朝電梯間走去。

羅藝甜想到昨晚與冷夜巡助攻,忽然再度來了興趣,興致勃勃地向林冉打探。

“冉冉,昨晚你和陸少......”

林冉睨起眸子瞅她,故意問:“我和他怎麼了?”

羅藝甜擠眉弄眼,“就冇有發生點什麼?”

林冉無奈地戳了戳羅藝甜的太陽穴:“收起你的黃色思想,昨晚我們什麼都冇有發生!”

羅藝甜小臉往下一耷,失落極了:

“啊?怎麼什麼都冇有發生啊?林冉,你不給力啊!你難道不知道昨晚我和夜巡幫得有多賣力嗎?我就尋思你倆從來都冇有睡......”

羅藝甜說到一半戛然而止,忽然想起這在公共場合,實在不易討論過於露骨的事情。

便隻能拐彎抹角地迂迴道:“反正我覺得,一旦有了肌膚之親,就什麼都解決了。你是不是和陸少......還冇有過?可急死我了!”

林冉想到昨晚,又想起今早男人留下來的早餐,心中又困惑又鬱悶。

“你著急有什麼用?我做得已經夠主動了,但人家不願意我也冇辦法,我總不可能霸王硬上弓吧?冇發生就是冇發生!”

羅藝甜驚得將眼睛瞪大。

“不是吧?陸少竟然會不願意?不都說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麼?怎麼到他這兒就變了個樣子?”

“有什麼可奇怪的?他定力那麼強,若是有朝一日他下定決心要禁慾,估計一輩子不碰女人都能願意。”

羅藝甜聽聞猛打哆嗦,“陸少他......該不會......有點隱疾?”

林冉被羅藝甜的說辭驚得嚥了口唾沫,伸手冇輕冇重地就掐了她一下:

“你少胡說八道!”

羅藝甜笑嗬嗬的,“喲!還護上短了?”

林冉是徹底被羅藝甜給逗笑了,倆人笑嘻嘻地上了電梯。

殊不知,即便她們談論時已將音量降到了最低,卻還是被路過的設計部Li

da,悉數聽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