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29章要不然,找個男模來陪她?

與此同時,香格裡拉酒店。

林冉醒來的時候,陸霆驍已不見了蹤影。

房間整潔如初,唯有客廳餐桌上某人留下的三明治,與滿是菸頭的菸灰缸提醒著她,昨晚的一切並非她的夢境。

三明治旁邊的桌麵貼著一張便條,上麵寫著兩句短小精悍的文字:

【公司有會。吃完再走。】

字跡龍飛鳳舞,卻遒勁有力。

像極了陸霆驍的性格,瀟灑不羈,卻擁有著執掌乾坤的能力。

忽然間,林冉是徹底不明白陸霆驍的意思了。

昨晚,那是他們的第一次。

卻在關鍵時刻,男人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拒絕了自己。

可拒絕就拒絕,離開就離開,他為何還要留下早餐和便條?

雖然隻有短短的八個字,也看不出任何情緒,可林冉就是感受到了對方的關心。

林冉感覺男人像風一樣,抓不住,握不著,神秘得令人捉摸不定。

她搖搖頭,匆匆吃過早餐後,還小心翼翼地將那張便條收起來,塞進了錢夾裡。

退房後走出酒店大門,林冉正要打車離開,一輛黃色的邁凱倫強勢地橫停在自己的眼前。

這輛車十分眼熟,林冉還未回過神來,就看見陸瑾淵從駕駛席走了出來。

不,準確來說,陸瑾淵今日的裝扮,好似讓她看到了三年前,他還作為醫生時的斯蒂文。

依舊是白如雪的肌膚,絲質的黑色襯衣被他解開了兩顆領釦,露出性感的鎖骨來。

無框的銀絲眼鏡令他狹長的眼梢透出一份魅惑,姹紅的唇比女人還要美麗。

刹那間,林冉的腦海裡浮現出了“千嬌百媚”這個詞。

很多時候,林冉都在深思。

陸霆驍和陸瑾淵明明是兄弟,可兩人的相貌,為何會有著天壤之彆?

陸霆驍的帥是極具雄性荷爾蒙的,是世人公認的第一眼帥哥,還帶著能力者天然的壓迫與攻擊力。

可陸瑾淵卻恰恰相反,他是妖媚的,舉手投足間儘展媚態,卻並不娘。

他的帥冇有任何攻擊力,可稍一靠近,便不禁讓人脊背發寒。

若是將陸霆驍比作一頭充滿殺戮氣息的雄獅,那麼陸瑾淵便是那陰森腹黑的蛇王。

雄獅與蛇王各有各的特點,但毋庸置疑,兩者在各自的領域都是絕對的王者,很難分出等級之彆。

隻不過這三年來,年齡的增長與實力的雄厚讓陸瑾淵蛇王的特質漸漸隱藏。

接管陸氏集團之後,他穿西服打領帶的領頭人氣場也漸漸與陸霆驍靠近。

因此,當今天的陸瑾淵忽然換了個裝扮,還開上了三年未碰的跑車,這讓林冉多多少少有些詫異。

但此刻陸瑾淵渾身的寒意依舊讓林冉止不住地打了個哆嗦。

她還未開口,對方便率先啟齒:

“你為何會從酒店出來?請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。”

林冉瞬間頭皮發麻,不想給自己惹是生非,便隻能扯謊:

“昨晚和朋友吃宵夜吃得太晚,就近找了個地方落腳休息。”

陸瑾淵目光灼灼,語氣犀利:“哪個朋友?”

林冉正要說出羅藝甜的名字,身後一道清脆甜美的聲音立即打了過來:

“我!”

林冉回眸一看,就見羅藝甜與冷夜巡相擁著從門口走出來。

羅藝甜出現得恰到好處,林冉暗鬆一口氣。

她直接挽起林冉的手,解釋:“林冉是我帶來的,陸總有什麼問題嗎?”

陸瑾淵當然不信。

他睨起眸子瞥了冷夜巡一眼,眸光深邃而又銳利:

“你倆宛若連體嬰,你會讓林冉一個人住?”

羅藝甜不急不躁地反問:“不然呢?陸總的意思該不會是,下次再有這種情況,我應該上白馬會所找個男模來陪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