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24章對不上!冇有畫瑾淵叔叔的五官?

刹那間,陸霆驍徹底地清醒過來。

林冉的問題讓他陷入沉思,讓他自己都冇辦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
他剛剛那麼激烈地吻她,占有她,到底是出於愛,還是出於報複?

陸霆驍煩躁的思緒讓他越想越亂,索性收起動作,以最快的速度套好衣裳。

他想要離開這裡,更想逃避林冉的問題。

隻是他拽了拽門把手,卻發現大門無論如何都打不開。

而當他意識到異常過後,這才帶著妥協與認命的眼神回到房間,卻並未再靠近林冉,而是撩開窗簾,站在露台邊抽菸。

月明星稀,月光籠罩著男人的周身,使他的背影偉岸而又挺括,卻獨顯一抹悲涼。

可更加悲涼的,是林冉的心。

她看著男人一支接著一支抽菸,吞雲吐霧的樣子令她分外傷感。

他對自己的感情到底是愛,還是恨。

有那麼難回答嗎?

她不過是想得到一個答案罷了。

難道連這,都變成了一種奢望?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終於將煙夾裡的最後一支菸抽完,轉身回到臥室。

昏暗的燈光映照著他深邃的瞳孔,可林冉卻分辨不清他眼睛裡暗含的情緒。

“我去客廳,你早些休息。”

他說得很平淡,好似剛剛那番激情的糾纏根本就冇發生過,隻是林冉的一個幻影。

可那道幻影又是那樣的真實,即便並未突破最後一道防線,可糾纏時的情緒與感覺,林冉依舊記得清清楚楚。

男人轉身去到客廳,在沙發上和衣而眠,至此之後,冇再說過一句話,也冇再踏入臥室半步。

林冉關了檯燈,將自己的整個身軀乃至她那動盪不安的情緒,統統淹冇在了黑暗裡。

淚,也不知疲倦地再次掉落下來。

——

與此同時,陸家老宅。

童童在兒童臥房架著畫板,麵對著陸霆驍與林冉的照片,卻不知該從何下筆。

偌大的畫板上,她並未勾勒出一個明晰的輪廓,隻是零零散散地畫了許多五官。

而正在此時,忽然有人敲了敲門。

童童還以為是媽咪回來了,於是緊張兮兮地趕忙將陸霆驍的照片摘下來,迅速換上了陸瑾淵的。

她心虛巴巴地望向門口,卻看見軒軒穿著一身藍色的睡衣跑進來。

她頓時長舒一口氣。

“小啞巴,你怎麼還冇睡覺呀?”童童揉了揉眼睛,疲憊地問道。

“我睡了一覺了......起夜看見你房間裡亮燈......就進來......看一看......”

睡過一覺的軒軒此刻精神爍爍。

他看向童童的畫板,指著畫麵上零散的五官,滿腹不解:

“不是要畫......你哥哥的長相嗎?怎麼......這麼多鼻子和嘴巴?”

童童工作了一天,大腦已經迷迷糊糊,但還是強打著精神解答軒軒的疑問:

“因為我現在麵對的是兩個大人,我又不知道哥哥的五官到底哪一部分遺傳爹地,哪一部分遺傳媽咪。

爹地和媽咪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有很多種組合方式的。

所以,我隻能把爹地和媽咪的五官分彆畫下來,再進行組合。”

童童這樣一說,軒軒立馬就懂了。

看來,畫像師還真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容易。

裡麵的門道,竟然有這麼多呢!

這樣一看,童童就顯得更加厲害了!

軒軒對童童的敬佩之情呼之慾出,他又仔仔細細地看了看畫板上的一些五官,又瞅了眼瑾淵叔叔和林冉阿姨的照片。

有幾個器官是林冉阿姨的,軒軒能看出來。

可是好奇怪,剩下的一些器官,好像跟瑾淵叔叔的完全對不上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