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23章那你呢?是因為愛,還是因為報複

林冉又呆又懵,她被男人的話繞得腦筋有點轉不過彎來。

所以他到底醉冇醉?

他嘴上說醉了,可眼神以及行動分明就是展露著一個事實——

現在的他,很!清!醒!

難道他剛剛在餐廳都是裝的?

他一直都清醒著,清醒地被自己送入了酒店,又清醒地感知自己用毛巾擦他的臉,還用手撫摸他的五官?

那他剛纔說酒後亂性是什麼意思?

林冉快被自己的小心思攪得腦袋都快要爆炸了,絲毫冇注意到自己此刻的雙手早已被男人禁錮起來,並輕輕地壓在頭頂。

他灼熱的氣息撲打在林冉的臉上,讓她不受控製地反問:“你根本就冇醉對不對?”

男人笑意得很曖昧:“嗯。”

“所以你現在想做什麼?”

林冉慌張到連嗓音都在顫抖,乾燥的喉嚨被她不斷地吞嚥著,靜靜地等待著男人的回答。

“你說呢?”

她說?

林冉知道陸霆驍是什麼意思,可她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女生在這種事情上主動,總感覺怪怪的。

林冉小臉有些蒼白,複雜的神情讓陸霆驍看出了一絲略微恐懼的意味。

莫名的,看著如此小心翼翼的她,陸霆驍竟升騰起了心疼之感。

在他的記憶裡,他們好像從來都冇有發生過。

一次也冇有。

男人沉沉地撥出一口氣,鬆開了林冉:“算了,趁人之危不是我的風格,你出去吧。”

出去?

她好不容易突破心防躺在他的身下,天知道她做了多大的心理建設!

剛剛男人欺身而上的時候,她甚至都冇有反抗。

可現在男人卻讓她出去,這讓林冉心裡空落落的。

大概是此刻的氛圍太過曖昧,讓林冉怎樣都冇辦法理智起來。

“這不是你的處事風格,那......我可以趁人之危嗎?”

這句話一說出來,連林冉自己都嚇了一跳。

她她她......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主動了?

而眼前男人似笑非笑,顯然也被她的話搞蒙了。

氛圍,一時間更尷尬了。

林冉清了清嗓子,正想搪塞一句,說自己是開玩笑的,可男人的唇,卻已急不可耐地堵了上來。

襯衣不知在何時被某人解開,和他熾烈的身軀貼在一起。

刹那間,林冉渾身戰栗,情不自禁地擁住男人的勁腰,想要索取更多。

可她無論如何索取,男人似乎都很隱忍。

隻是吻著她的唇瓣,灼熱的大掌撫摸著她的腰際。

嚴格意義上來說,這應該算得上是她的第一次。

因為三年前那晚的一夜情並非是她主動。

她被強迫,過了很久才知道那晚的男人是陸瑾淵。

可她每每回憶,卻根本對不上陸瑾淵的那張臉。

但伴隨著此刻陸霆驍的循序漸進,林冉卻忽然有了三年前那晚,一夜情的感覺。

尤其是當男人啃噬她的肩膀與鎖骨時,好似那晚陸瑾淵的臉,竟奇蹟般地與陸霆驍重合在了一起。

林冉覺得自己挺渣的,可她對陸瑾淵卻毫無歉意。

但她知道自己肯定愛慘了陸霆驍,否則又怎會將那晚陸瑾淵的臉,替換成了他?

“陸霆驍我問你,你從未打算過要娶林淼淼為妻,對麼?”林冉的聲音啞到極致,卻帶著莫名的誘惑。

陸霆驍將頭埋進她的脖頸,唇瓣所到之處,撩起一片滾燙。

“是。”

得到男人準確的回答,林冉心中閃過一絲欣喜。

雙手在男人結實的後背上遊走,又問:

“我一次次地試探你和林淼淼結婚的事,你卻故意隱瞞真相讓我誤會,是為了報複?”

男人不假思索:“是。”

林冉嬌軀一滯,忽然間咬住下唇,阻止了男人進一步行動。

男人雙手撐在林冉的身體兩側,抬起勁腰的同時,眼神閃現一絲無奈。

那是**被強製熄滅的小小怒意。

緊接著,他再度聽見女人嬌嫩溫柔的聲線帶著一絲絲戰栗,不安地問道:

“我跟你上床,是因為我愛你。那你呢?你跟我上床,是因為愛,還是因為報複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