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19章玩遊戲!輸了你喝酒

場外求助?

她總不可能要求冷夜巡替她喝吧?

很明顯指的是陸霆驍!

林冉一臉試探地盯著眼前已放下刀叉的男人,而男人的眸光也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。

她不知該如何啟齒,陸霆驍不鹹不淡的聲音倒是率先打破沉默。

話,卻是對冷夜巡說的。

“你女人一肚子壞水,該好好調'教。”

羅藝甜嘿嘿一笑,故意問:“那陸少到底要不要幫冉冉喝?”

男人促狹的眼神落在林冉的臉上,姿態也在無形中高了起來:

“讓她自己問我。”

喝完酒之後的林冉眼神帶著微醺,可理智尚存。

她有什麼資格讓陸霆驍代她喝酒?

就算是問了,不用想也是被拒絕的後果。

林冉很有自知之明,因為不想被拒絕,索性就不問了。

她一聲不吭,微微顫抖的胳膊拿起酒杯,就要將杯中的液體送入口腔。

男人卻猛蹙起了眉頭,長臂伸過,完全忽視了自己之前的高姿態與拒人千裡,搶過林冉手中的酒杯便一飲而儘。

其餘兩杯,也滴酒不剩。

林冉驚了,甚至一旁的羅藝甜與冷夜巡也微微一驚。

要了命了!

陸少不過是要林冉的一個態度,可林冉偏偏就是個木魚腦袋,什麼也不懂。

可真是急死他們了!

羅藝甜率先反應過來,對著陸霆驍無腦一通誇:

“陸少好酒量!我就說陸少憐香惜玉嘛,你怎麼可能會不管冉冉呢?對吧?”

陸霆驍的酒量是真好,三杯酒毫不停歇地下肚,就像喝白開水那樣自然。

林冉耷拉著杏眸有些悶悶的,像個悶葫蘆似的一聲不吭。

羅藝甜用胳膊肘撞了下她,隨即扭過頭來提醒:“冉冉,你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?”

林冉剛喝過酒後有點微醺,冇聽清楚羅藝甜的話,還以為她在問自己,剛剛為什麼不求陸霆驍幫助自己。

於是,她驢頭不對馬嘴地來了句:“我說了他也不會替我喝,我乾嘛要說?”

羅藝甜一臉懵地還未反應過來,陸霆驍反唇相譏的聲音便傳入耳廓:“你問我了嗎?”

林冉一板一眼地重複:“我問了你也不會替我喝啊!”

“所以剛剛那三杯酒,我是替狗喝的?”

刹那間,林冉的喉頭像是堵了塊大石頭,又憋又悶,還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羅藝甜差點兒“噗嗤”一聲笑出來,隨即一臉興奮地趕緊與冷夜巡交換眼色。

他急了他急了!

還真冇什麼事能讓陸少這樣急眼,可唯獨林冉變成了他的例外!

這麼明目張膽的在意,她就不信林冉能看不出來!

羅藝甜暗戳戳地握住林冉的手,示意她不要說話,隨後又看向陸霆驍,以商量的口吻問道:

“陸少,既然你已經幫冉冉喝酒了,就是加入了我們。我和夜巡也不好二打一,不如這樣,我和冉冉玩遊戲,輸了就由你們代勞,怎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