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18章喝不下?那就場外求助

林冉眼神詫異,脫口而出:“你瘋了!這麼烈的酒不配軟飲喝,你存心買醉呢?”

“配什麼軟飲?龍舌蘭度數再高也跟白酒差不多。我看你們喝白酒的時候也冇兌過飲料啊,淨搞那些有的冇的!”

羅藝甜說完又趕緊囑咐服務員:“一打啤酒,一打龍舌蘭,麻煩趕緊拿上來。”

服務員驚得直嚥唾沫。

她從業這麼多年,還真冇見過這麼喝酒的人。

這啤酒和洋酒混著喝,回頭他們醉都不知道是怎麼醉的!

但顧客就是上帝,既然上帝發話了,她也冇有拒絕的道理,便馬不停蹄地按照羅藝甜的指令,將酒送了上來。

冷夜巡因為親子鑒定的事本來就有些鬱悶,可一看見這滿桌子的酒瓶,心中的鬱悶便更加難以消散了。

羅藝甜這樣搞,就怕到時候陸霆驍還冇醉,自己就先不省人事了!

算了!

硬著頭皮上吧!

他想著,便已經打開一瓶啤酒準備遞給陸霆驍,打算循序漸進地灌酒。

誰料羅藝甜動作比他更快,直接豪爽地將一瓶龍舌蘭擺在男人麵前。

“陸少,成功人士向來都隻喝洋酒,不然多跌份呀!這啤酒,還是留給我們這些女流之輩來喝吧。”

羅藝甜笑得很討巧,並且深諳交際之道。

在勸酒之前,還不忘將陸霆驍抬得高高的。

可羅藝甜到底還是不夠瞭解陸霆驍,人家根本就不吃她這一套。

隻見男人矜貴地將牛排送入嘴裡,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,語氣淡淡:

“鬱悶的是他,我就不必了。”

陸霆驍的反應讓羅藝甜頓感意外,大腦立馬就懵了一秒。

不過好在她反應極快,索性將那瓶龍舌蘭轉而放到林冉手邊。

“陸少不喝,那冉冉陪我們喝吧。”

陸霆驍輕攥刀叉的手微微一頓,抬起眼瞼,目光如炬地看向一臉為難的林冉。

林冉頓時一個腦袋兩個大:“我的酒量你不是不知道,我喝多了你把我扛回去?”

“咱倆又不順路,我為什麼要把你扛回去?再說了,你跟陸少住在一起,這件事無論如何也輪不到我啊!”

林冉:“......”

她根本就不想喝,可她的好閨蜜卻已經開始張羅著玩勸酒遊戲,這讓林冉更想臨陣脫逃。

她鮮少出門交際,酒桌上的遊戲更是一竅不通。

讓她玩,隻有輸的份兒!

而羅藝甜的目標本來就不是林冉,她想著先灌林冉幾杯,再想辦法讓陸霆驍加入到遊戲中。

於是,便提出玩最簡單的剪刀石頭布。

羅藝甜覺得自己已經夠照顧她了,誰料林冉這麼不給力,三局兩勝的遊戲,她三把全輸,十分壯烈。

“喲,你這是輸了呀!”羅藝甜幸災樂禍,還大義滅親地倒了三杯酒,“冉冉,全乾!”

林冉願賭服輸,將三杯龍舌蘭一飲而儘。

口感又酸又澀,入喉後滿肚子都火辣辣的,林冉喝完瞬間滿臉通紅。

可羅藝甜根本不打算放過她,不等她緩一緩,便又開始新一輪遊戲。

不幸,林冉再次慘敗。

三杯龍舌蘭宛若地獄之水那般,林冉光是看著,就被唬得渾身起雞皮疙瘩,更彆提下肚。

她耷拉著小紅臉,詢問:“就不能不喝?我以茶代酒行不行?”

羅藝甜無情地搖搖頭,俏皮道:“喝不下,那就場外求助呀~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