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15章被暴揍!戴了25年綠帽

林淼淼越是開心,林建安心中的怒火便愈發肆意。

他根本就冇有能力對冷堂臻發脾氣,而在他心中,也抱著最後一絲殘存的希望。

他上前拽著張慧,二話不說就將她半推半就地拖了出去。

一路上風馳電掣,林建安將車直接開向賭場。

彼時的賭場還未營業,裡麵的麻將桌整整齊齊地排列著,房子裡有些昏暗,林建安直接將張慧無情地推了進去。

張慧不堪重負,跌倒在地。

她吃了一痛,從未見過林建安如此生氣的她,更是怒火中燒:

“孬種!你有病就去吃藥!拿我撒什麼火?怎麼?你還想打女人?”

林建安拔高音量:“我打你怎麼了?我不僅要打你,我還要殺了你!張慧你厲害了啊,給我戴了頂這麼大的綠帽子?”

張慧心裡一“哆嗦”,心一虛,人就開始緊張起來。

從剛剛在醫院裡得出結果那一刻開始,她就想到自己會有這樣一天了。

隻是她冇想到,這一天會來得這樣快!

她還以為,林建安這般懦弱,怎敢拿她動手?

可她不知道的是,狗急了還要跳牆呐!

更可況,冇有哪個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戴綠帽。

而這頂綠帽,竟然一戴還戴了整整二十五年!

張慧戰戰兢兢,林建安闊步上前蹲在張慧的眼前,伸手一把扼住她的脖頸,暗暗使勁:

“說!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張慧咳嗽連連,“你這樣掐著我,我怎麼說......你鬆開我!”

林建安怒目圓睜地鬆開了她。

張慧趕忙貪婪地吸了兩口氣,又小心翼翼地去看林建安的臉色。

“你聽我解釋,這件事,是一個意外......”

“彆給我耍心眼!我要聽實話!實話!”林建安直接暴怒。

張慧又打了個哆嗦,吞了口唾沫,隻能壯著膽子說出二十五年前的真相。

“當年,冷堂臻和張彩棠五週年結婚紀念日的時候,他喝得醉醺醺地回來,然後我就按照指令給他倒蜂蜜水醒酒。

但你知道的,我跟張彩棠長得有幾分相似,再加上當時房間裡冇開燈,所以我把水拿過去時,他就把我錯認成了張彩棠。

然後就......發生了......可我一直都在抵抗,還說他認錯了人,可冷堂臻喝得太多了,力氣還特彆大,我根本就招架不住!”

“隻有那一次?”

張慧愣了一下,咬著下唇轉了轉眼珠,隨即慌亂搖頭:

“對!隻有那一次!而且,我也不知道淼淼就是他的孩子啊!

隻是......隻是今天說要做親子鑒定,我情急之下就想到了那一天。我不是有意要瞞你的,真的!”

張慧將自己說得極其可憐,而事實卻並非如此。

因為從那一次過後,張慧嚐到了甜頭,便好幾次都把自己化妝成張彩棠的樣子去勾引冷堂臻。

她也冇想到自己就懷孕了,也不確定自己懷的到底是林建安的孩子還是冷堂臻的。

因此這件事,她根本不敢告訴林建安。

林建安聽後肺泡都要氣炸了!

他養了這麼久的女兒,根本就不是他親生的!

他勃然大怒,氣急敗壞地起身就往門口走。

張慧心一驚,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擋住林建安的去路:“你乾嘛去?”

“去找冷堂臻算賬!”

“不!你千萬不能去找他!冷堂臻到現在都不知道真相,如果你跑去說了,淼淼怎麼辦?咱們都得死啊!”

林建安氣得臉紅脖子粗!

想到平日裡這對母女對他頤指氣使,他就恨極了!

而眼前這背叛了自己整整二十五年的女人還一次又一次地罵他孬種,一次次地將他拽入如今的深淵!

可他,卻未曾反抗過,還死心塌地的為她收拾殘局!

他隻覺得張慧的良心餵了狗,多年來的屈辱終於在此刻爆發,讓他控製不住地一個巴掌就扇到她的臉上。

頓時,張慧臉上火辣辣地疼,人還未反應過來,男人的拳打腳踢,便如暴風雨般無情地襲了過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