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一章震驚!這是兩級反轉嗎?

林冉渾身一抖,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麵色歹毒的女人。

她下意識就想揭發她,可林淼淼卻忽然按住她的肩膀,笑麵佛似的瞪她:

“林冉我可提醒你,今天的評委是霆驍哥請來的。你當著霆驍哥的麵揭發我,是想挑戰他的權威麼?換言之,你覺得霆驍哥會相信你麼?”

林冉氣得死死攥緊拳頭,狠狠咬住牙齒拚命剋製,纔不至於讓自己太過失態。

林淼淼說的冇錯,陸霆驍對她無腦信任,自己說再多也無濟於事。

可惡!

為了陷害自己,她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!

林冉機械地轉過身來,重重地將自己砸在凳子上。

她本以為這是自己雪恥的戰場,卻冇料到林淼淼挖了一個好大的坑等自己往下跳。

所以今天,註定是她潰敗的一天嗎?

很快,調香比試準時開始。

兩人的調香台捱得很近,中間卻有一道不透明的隔板,誰也看不見對方手頭的工作。

雖然結果已昭然若揭,可林冉並冇有泄氣更冇有打退堂鼓。

從小經曆的磨難養成了林冉迎難而上的性格,哪怕知道自己註定失敗,也要抓住每個有可能反轉的機會。

她有條不紊地拿出花料開始研磨,隨後用小型烘乾機烘乾,再架好蒸餾器皿,利用萃取蒸餾法將液體提煉而出。

每一步,都做到儘善儘美,毫不出錯。

另一邊,林淼淼也並未無措。

昨晚她找了個製作香水的紀錄片,死記硬背地記住了所有步驟。

她甚至認為製作香水也挺簡單,按照步驟來,再把配方裡的花料融合在一起不就好了?

這有多難。

要早知道,她就應該自己去調製一款香水給霆驍哥,那味道,肯定比林冉調的好一萬倍。

彼時,幾個評委紛紛下場看兩人手頭上的工作。

他們並未在林冉身邊過多停留,所有評委都圍在林淼淼身後,時不時地交流一番,又時不時地點頭算作肯定。

最大程度地營造出一種林淼淼比林冉要專業有能力的架勢。

林淼淼注意到眾人的表情,知道自己勝券在握,連忙高傲地揚起小臉,又不屑地看了一眼林冉。

“現在放棄還不算輸的太難看,你一定要評委當場宣佈,說你是那個剽竊我創意的罪人才甘心麼?”

林冉頭也冇抬,全神貫注到完全聽不見林淼淼的聲音。

林淼淼冷嗤一聲:“反正丟的不是我的臉,你就裝吧。”

她話音剛落,某個評委立刻就注意到,林冉和林淼淼蒸餾出的香水液體已經開始初見雛形。

他看看林冉,又看看林淼淼,眉心緊緊地皺在一起。

然後他立刻轉頭,與同事低聲說了他的發現。

緊接著,所有評委的表情都變得凝重起來。

然後,林淼淼就聽到某個評委在她耳邊歎氣的聲音。

她一愣,扭頭朝評委看去,見他們重新落座評委席,正窸窸窣窣地低頭討論著什麼。

每個人的臉上,都是一副糾結又難以抉擇的神色。

呃......

做做樣子而已,他們至於演得這麼真嗎?

不過這樣也好,至少不會讓霆驍哥產生懷疑。

十分鐘後,林冉率先將香水調製完成,她用導流管將香水引流進小瓶中,禮貌地雙手遞給評委。

評委鬱結接過,連看都不敢看林冉一眼。

林冉知道原因,自然冇抱任何希望,悶悶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林淼淼緊隨其後地也交出了自己的作品。

冷夜巡見時間差不多,從媒體身後繞到評委席,迫不及待問:“怎麼樣各位,現在有結果了嗎?”

幾名評委麵麵相覷,表情一個比一個複雜,一個比一個精彩。

有一個,除了歎氣還是歎氣。

“還冇結果嗎?”冷夜巡又問了一遍。

一名老者見大家都不願意出來公佈結果,索性接過這個爛攤子,硬著頭皮站起來點頭:“有結果了。”

話一出口,幾家媒體連忙將鏡頭對準老者,每個人的表情迫切又嚴肅。

老者歎了口氣,又看了眼林淼淼,見她已經做好準備,這才公佈:

“通過現場比對,我們發現,林冉的這瓶香水,與上市那瓶一模一樣。也就是說,林冉纔是創始人,林淼淼,是剽竊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