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十章什麼?林淼淼收買了評委

翌日上午,陸氏集團。

陸霆驍剛進花室,就因人來人往的媒體而皺緊眉頭。

調香台被一分二位,上麵分彆架著兩個機器,媒體要現場直播。

而林冉,占據調香台的左側,忙碌又專業地擦拭器皿。

看到冷夜巡走過來,陸霆驍不悅的開口向他質問:“媒體是誰叫來的?”

“我叫的。”冷夜巡一臉疲憊,臉上兩個碩大的黑眼圈讓人難以忽略。

陸霆驍聽聞,一波寒氣瞬間將冷夜巡籠罩:“你知道我不喜歡媒體的,對嗎?”

冷夜巡感知到陸霆驍此刻的怒意,可他的心情也不好。

“霆驍,這事關洛香和林冉的聲譽,不是你的個人私事。我想,觀眾比任何人都想知曉真相。”

冷夜巡這樣做,也是想替林冉出口惡氣。

他從未懷疑過林冉抄襲,也相信她的為人做不出這麼下賤的事情。

所以他將媒體叫過來,為的就是當著全國觀眾的麵拆穿林淼淼。

可比起揭露真相,冷夜巡卻更在意陸霆驍的想法。換言之,他想替林冉打探這男人此刻的所思所想。

他嗤了嗤鼻,啞聲問:“如果林冉真是抄襲者,你要怎麼辦?”

陸霆驍態度冷漠:“讓她滾蛋。”

冷夜巡一驚。

林冉與他生活這麼久,他的轉變所有人都看在眼裡。

事到如今,這男人難道還看不清自己的內心嗎?

“我留下她,本來就是因為她調配的香水可以讓我聞到味道。可若這香水的真正創始人是林淼淼,我為何還要把她留下?”

一時間,冷夜巡竟無言以對。

當初,他就是用這個理由勸陸霆驍將林冉留下來的。

如今,這男人竟然用同等的理由,表明他無情又冷漠的態度。

冷夜巡還想說點什麼,鸚鵡尖銳的叫聲卻在嘈雜的人群中猛地傳來:“壞女人!壞女人!壞女人來了!”

冷夜巡下意識看向門口,就見林淼淼穿著一身小香風連衣裙,手挎愛馬仕包包,嫋嫋娜娜地走進來。

鸚鵡喊完,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,與小柯基一起連連躲到林冉的身後。

冷夜巡看向林淼淼的眼神十分幽深,緊接著又覺得分外燙眼。

這麼嚴肅正經的氛圍,這女人卻穿得像度假,胳膊上全是首飾,會調香纔怪!

林淼淼徑直走向林冉,見這女人穿著白色的實驗服,又雙手戴著皮膠手套,小心翼翼地擦拭著調香器皿。

那模樣,要多認真有多認真。

一想到林冉即將落敗的下場,林淼淼便覺得她此刻認真的模樣很是心酸,可自己的心裡卻莫名舒爽。

“喲,這是林冉啊?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保潔阿姨呢。”林淼淼側過身子,冷笑著嘲諷。

林冉瞥了她一眼,又上下打量她的穿著,給她溫柔一刀:

“首飾摘了,乖乖去換實驗服與護目鏡。彆到時候還冇開始比,就因為你的不專業露出破綻。”

林淼淼一副勝券在握地模樣看向林冉:“彆拿一副專家的眼神看著我,林冉,你輸定了。”

林冉淡定反擊:“林淼淼,評委不是瞎子。”

林淼淼餘光瞥向坐在身側的考官,又回頭湊到林冉跟前,僅用兩人才能聽到的音量笑道:“評委的確不是瞎子,可他們的眼睛長在天上。”

林冉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見林淼淼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,心裡忽然湧現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。

林冉的反應讓林淼淼高興極了,她挑了挑眉,語氣輕佻又充滿了挑釁。

“林冉,今天在場的所有考官都被我媽收買了。除非你有天大的本事可以絕地反擊,否則,從今天開始,你便是香水界萬人唾棄的對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