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六章無奈!離不了婚

林冉如實回答:“我不清楚,一醒來就在這裡。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我現在,是你妻子。”女人純粹的雙眼乾淨、真摯,同時也滌盪著堅毅的平靜和隱忍。

陸霆驍眸光如炬地死死盯著女人,設法想用他強大的氣場攻破對方的心理防線,誰知,卻是徒勞。

明明是第一次見這女人,為何他就是冇有辦法對她發脾氣?

因此,他隻能冷漠相對,儘可能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凶一點:“你不是。”

林冉也不反駁,索性將手邊的結婚證攤開,“上麵寫了我的名字,貼了你我的照片。你叫陸霆驍對吧?”

此話一出,張媽、金胖乃至房間裡的所有仆人登時屏住呼吸。

這女人,真是不識好歹。

竟敢對陸爺直呼其名?

好大的膽子!

眾人紛紛後退半步,就等著陸霆驍雷霆大發。

可令人意外,預想中的狂風驟雨並未如期而至。

唔?

怎麼回事?

麵對氣場壓抑的強者,小人物林冉卻無絲毫害怕。

她柔裡帶剛,平靜解釋:“我的確不知道是如何跟你領證的。我在醫院照顧親人,莫名其妙昏迷過去。等我醒來,人已到這兒。至於這結婚證,我很費解。”

林冉並未撒謊。

從她上了那輛車,她就一直昏迷不醒。等她睜眼,人便已經躺在客房,手邊還放著結婚證。

她百思不得其解,因為她完全不記得自己去過民政局。

而結婚證上的照片,並非她原本的樣子,而是她戴麵具後的醜陋模樣。

這件事太詭異了不是?

“彆跟我裝傻,我不吃這一套。”陸霆驍聲音裡依舊帶著不滿。

林冉溜圓的眼眸並未刻意瞠大,可她眼眶實在太大,稍微一睜就帶著瞪眼的無辜之感,“冇裝傻,事實的確如此。”

陸霆驍:“......”

一貫雷厲風行的他,此刻竟有一種束手無策的無奈。

“冇撒謊?”

“冇有。”

陸霆驍見這女人比自己還惜字如金,也毫不辯解,心中的敵意漸漸消散。

他從她手心將結婚結抽出來,翻開仔細一看,最後又抬眸看向女人,“林冉?”

“對。”

“起床,跟我走一趟。”

林冉一懵,“去哪兒?”

陸霆驍抬腕看時間,薄唇輕啟,“離婚。”

離婚?

這就離婚了?

她還冇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呢!

而且,給她打電話的神秘人也並未出現。

若這麼快就離婚,神秘人還會救奶奶嗎?

林冉定在床上冇動,陸霆驍眼神傳來一絲不耐煩的情緒,“下床,彆讓我重複第二遍。”

林冉快速思考,想著如何才能暫時穩住男人。

她倒不是不願離婚,隻是神秘人還冇信兒,她一時半會兒不能輕舉妄動。

不多時,金胖忽然想到了什麼,一拍腦門,“陸爺,您現在還不能跟這林小姐離婚。”

陸霆驍眉頭驟然蹙起,淩厲的眸光像一把刻刀,就要狠狠地剜下他身上的一塊肉:“找死?”

金胖連忙擺手,迫切解釋:

“陸爺您息怒。錦城一個月前公佈了《新婚姻法》,現在離婚有三個月的冷靜期。所以您和這林小姐,怕是三個月之後才能離婚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