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00章陸總裁,有這回事?

林冉大腦一梗,渾身都猛地僵住了。

呃......

這男人怎麼會知道工廠裡發生的事情?

她眨眨眼,趕緊搖搖頭:“我......我什麼時候說過了?”

這件事根本就不是她說的好不好!

分明是羅藝甜無意間透露出來的!

可奇怪就奇怪在,那日男人分明就冇去,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?

林冉在心裡胡思亂想著,緊接著就聽見男人輕言淺笑的聲音:

“我武斷、暴戾、偏執、不可一世?林冉,你詞彙這麼豐富,我怎麼一點都冇看出來?”

林冉微張著小嘴,簡直倒吸一口涼氣!

這這這!

這不是自己跟工廠的負責人老周,一起吐槽陸霆驍時說過的話嗎?

這男人,怎麼一字不落的全都複述出來了?

他該不會在自己身上裝了監聽器?

不!

絕不可能!

羅藝甜說的?也不應該!

最大的可能便是,老周!

畢竟,她和羅藝甜去工廠之前,陸霆驍就已經和老周聯絡過。

等她們離開,老周也一定會跟男人彙報工作的吧?

太可惡了!

這老周害怕自己說漏嘴,又是送禮又是說好話,現在他卻反將了自己一軍?

羅藝甜果然冇說錯!

老周就是個兩麵派!

林冉吞了吞喉,想著既然陸霆腦拿這件事來膈應自己,那她纔不會讓這男人如願呢!

她想了想,故意道:“其實,這些話也不全是我自己說的,彆人還跟我說了其他的。”

男人劍眉一剔,果然上鉤:“彆人是誰?說了什麼?”

“彆人就是彆人。”

林冉討巧地笑,吊足了男人的胃口。

她轉了轉眸,忽而又升騰起了一股試探的意味。

“至於彆人說了什麼......他們問我,陸爺是不是有一個深愛的前妻。陸**oss,請問有這回事嗎?”

男人後背微僵,心也有點虛。

緊接著他忽然看見,林冉握著自己的手抬在了他的眼皮底下。

他定睛一看,哪是林冉握著他的手?

他剛剛攥住了女人的皓腕,一直就冇鬆開過。

而眼前的女人似乎很得意,像是抓住了他的小心思一樣。

他始料未及地鬆開掌心,正了正臉色,始料未及地吐出四個字:

“謠言罷了。”

林冉聳聳肩,一臉的玩味。

陸霆驍從未見過林冉的眼神會這般犀利,像是直擊他的靈魂那般。

他欲蓋彌彰地轉過身去,丟下句“趁早休息”後,便離開了原地。

林冉望著男人偉岸又寬闊的背影,隻覺得分外意外。

以他的性子,在自己剛剛試探性地問出那句話後,一定會勃然大怒地否定吧?

可事實證明,他的確否定了,可情緒卻並非像她料想中的生氣。

反而還看出了一絲傲嬌?

這是怎麼回事?

彼時,客廳的時鐘正指十二點,發出了“叮咚”的古老聲響。

已經淩晨,她也的確應該休息了。

林冉匆匆收回思緒,轉身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今天發生的所有事都讓她心力交瘁,她還想著找童童說畫像的事情,看來也隻有另找機會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