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84章羅藝甜,就是哥哥的女朋友

一小時後,摩登大廈的西餐廳。

由於林淼淼剛纔直接從電梯間裡摔了出來,導致她今天精心打扮的皮草禮裙全都臟了。

因此,她隻能臨時去商場買了一身新衣換上,到達餐廳時已遲到了半個小時。

冷夜巡靠窗而坐,看見林淼淼時,眼神裡的嫌惡呼之慾出。

冷堂臻將冷夜巡的表現看在眼裡,壓低音量悄聲警告:

“今天是我和你媽的結婚紀念日,看在我們的麵子上,你對你妹妹態度好點。”

妹妹?

他可從來都冇有承認過林淼淼的這個身份!

冷夜巡想反駁,但他不願攪亂父母的結婚紀念日,便隻能忍下了。

而林淼淼走近後,唯唯諾諾地看了看冷夜巡身旁的空位,膽怯的表情極其做作:

“哥,我可以坐你旁邊嗎?”

冷夜巡直接選擇無視,悶悶地喝著手邊的涼茶。

冷堂臻不悅地瞪了他一眼,隨後又一臉寵溺地看向林淼淼,安撫她:

“坐!怎麼不能坐!都是一家人!”

林淼淼坐下時還不忘看一眼冷夜巡的臉色,整個人膽怯得要死,一副被冷夜巡欺負過的樣子。

隨後她才掀開眼皮,看著眼前的父母,乖乖地喚了句:“爸,媽,祝二位紀念日快樂~”

冷堂臻就是個女兒奴,聽林淼淼這樣說,自然樂不思蜀。

他趕緊給林淼淼倒了一杯柳橙汁,問:

“淼淼,一個小時前你就下班了,怎麼這麼晚纔到?是不是堵車了?”

林淼淼搖搖頭,忽然間臉上特彆受傷:

“爸,不是的。我跟員工發生了一些矛盾,還摔了一跤,衣服臟了。

我想著爸媽的紀念日不能臟兮兮地過來,就去商場買了件衣服。”

冷堂臻敏銳地抓住重點:

“跟員工發生了矛盾?誰那麼大膽,竟敢欺負我女兒?說!爸給你做主!”

林淼淼垂下眼瞼,沉默半晌後再度將眼皮瞠開,卻早已淚朦朦一片:“冇事的爸,都是一些小事。”

“什麼小事?你都要哭了!女兒掉眼淚,就是大事!”冷堂臻立即吹鬍子瞪眼。

張彩棠隻覺得冷堂臻反應太過,便拍拍他的手,柔聲道:

“好了,女兒說是小事,你就彆問了。”隨後她又看向林淼淼,撫慰,“你不想說就不說了,吃飯。”

林淼淼:“......”

誰不想說!

她就等著冷堂臻詢問,然後她好告狀呢!

可惡!

張彩棠真是一點也不懂她!

林淼淼想著,便隻能順勢點點頭,“好,不說了。”

話雖然這樣說,可下一秒,她的眼淚卻像斷了線的珠子,源源不斷地湧下來。

冷堂臻當即眸光一緊,立馬按住林淼淼的手,迫切道:

“告訴爸,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把你找回來,是讓你回來享福的,不是讓你受委屈的!”

林淼淼趕緊吸了吸鼻子,搖搖頭,又有意無意地看向冷夜巡:“爸,我不敢說......”

不敢說?

在公司裡,能有本事讓女兒生氣的,除了陸霆驍就是林冉!

可他聽說陸霆驍今天根本就冇去公司,那麼便隻剩下林冉了!

冷堂臻想到這兒,便“啪”一聲拍向桌麵:

“是不是又是林冉?”

冷夜巡卻與母親交流眼神,他再也忍不住,質問:

“怎麼什麼事兒都要扯到林冉身上?這不是你們的結婚紀念日麼?不該說的話彆說!”

林淼淼哭哭啼啼,可憐巴巴地抹著眼淚:

“哥哥說得對,今天的確跟林冉冇多大關係。是羅藝甜......”

冷夜巡當即神經緊繃。

冷堂臻楞了一下:“羅藝甜是誰?”

張彩棠想了想:“林冉的助理。”

林淼淼卻小心翼翼地去看冷夜巡的臉色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冷堂臻蹙眉:“淼淼,你老看你哥做什麼?欺負你的,不是那個叫羅藝甜的員工嗎?”

林淼淼戰戰兢兢:“是羅藝甜......我隻是怕我這樣說,哥哥會生氣......”

“他有什麼可生氣的?”

林淼淼一臉的天真,支支吾吾地解釋:“因為......羅藝甜就是哥哥的女朋友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