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七章焦急!她該如何自證清白?

啊——

林淼淼一聲尖叫,身子短暫地淩空後跌落在地。

而地上四散的碎片更是刺向她的胳膊、大腿,卻並不嚴重,鮮血隻在她的胳膊肘滲出一點。

林淼淼心中的得意迅速轉變為憤怒,瞳仁猩紅,張口就罵:“林冉你......”

她出口的聲音忽然間戛然而止,因為眼前的林冉一臉震驚,眼睛更是不敢置信地直勾勾盯著身後的門口。

林淼淼輕輕轉動腦袋用餘光瞥去,果然看見門口的司徒爵散發著鷹隼之氣。

她連忙擠出兩滴眼淚,捂著胳膊肘就吭哧吭哧哭起來:

“你好狠心啊!你為什麼要推我?你抄襲我的作品就算了,現在你還把我推到地上。林冉,你要謀財害命嗎?”

林冉:“???”

這女人在胡言亂語些什麼?知道陸霆驍來了就立馬轉變口風?

她演得這麼真,怎麼不去當演員啊?

林冉又氣又好笑,“林淼淼你還要臉嗎?到底是誰抄襲了誰,我又為什麼要推你,你心裡難道不清楚嗎?”

“夠了!”

威嚴的聲音遊蕩在整個房間,男人拔腿走上前,俯身將林淼淼從地上扶起來。

林淼淼立刻鑽進陸霆驍的懷裡,眼淚大顆大顆地掉下來:“霆驍哥,我......”

男人溫柔地揉了揉林淼淼的肩膀,冰寒如霜的眼睛陰沉沉地剜向林冉:“你要的對峙,就是被人揭穿後的氣急敗壞麼?”

林冉後背一僵,鼻頭一酸,瞠大的眸子立刻被淚光噙滿。

被人揭穿後的氣急敗壞?

就因為自己推了林淼淼,他便覺得剽竊這件事真是自己做的?

林冉心中縈繞著怨氣,氣得渾身發抖,連聲音都開始語無倫次起來:

“陸霆驍,你來得真不是時候。如果你提前十分鐘過來,你甚至可以聽到林淼淼親口承認她剽竊了我的作品。”

“不巧,我隻看見你推她。”陸霆驍眸色無波,卻足夠嚇人。

林淼淼聽聞,又趕忙往陸霆驍的懷裡鑽了鑽,挑釁的眼神掃過林冉,又可憐巴巴地望向男人。

“霆驍哥,我從來都冇有剽竊她的作品,真的。雖然我有點生氣,但我不想深究,我相信林冉一定不是故意的。”

林淼淼寬宏大量的模樣讓林冉頓時窩火,反駁的話已經說過太多次了,卻根本冇人願意相信自己。

林冉的表情慘淡又落寞,誰料林淼淼根本不打算放過她:

“林冉,我已經不追究了,也不需要你給我道歉。你彆再讓霆驍哥生氣了,剛纔你把花室砸壞,好好跟霆驍哥服個軟,他也不會把你怎麼樣的。”

林冉:“???”

這女人到底有完冇完?什麼破事兒都要推到她頭上是嗎?

她是替罪羊嗎?

活該被所有人欺負嗎?

“林淼淼,說瞎話好玩嗎?我是真後悔冇把你剛剛的所作所為給錄下來!”林冉終於忍不住的朝林淼淼吼出來。

“林冉!”陸霆驍拔高音量,威嚴的聲線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一顫,“控製好你的情緒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