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61章做什麼,怎麼做

老周說著,心情便有些鬱悶。

他頓了好半晌,隨即繼續開口:

“您有所不知,陸爺找到我們工廠談合作時,我們是很榮幸的。可陸爺吧,對工廠的環境太過吹毛求疵,他的要求太高啦!

昨晚知道他有可能派人來視察,我們都繃緊一根弦,加班加到淩晨,確保每條流水線都找不出任何問題才作罷。”

陸霆驍有這麼恐怖?

怎麼每個人都這麼怕他?

林冉笑了笑,給了老週一記定心丸:

“他對工作的確有自己的要求。你不必太過擔心,如果合作愉快,他會記得你的好。”

老周似信非信地點點頭,倒是對林冉多了幾分信任。

他回憶起昨晚工人們聊天的八卦,想著知己知彼才能合作順利,便試探性地向林冉打探訊息:

“對了林小姐,我想向您打探一件事。陸爺他,是不是有個深愛的前妻?”

前妻?

可不就是自己!

但深愛從何而來?

林冉遲疑著冇說話,老周便自顧自地解釋:

“林小姐,我也是道聽途說。大家都說這腮紅的香型是陸爺的前妻調配出來的,所以纔對各個部門十分嚴格。”

林冉愣了一下,探究的眼神落在老周的身上,似乎在揣測他說這話的真實性。

她尬了尬,問:“老周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
老週一臉的想當然:“你不是陸爺的助理嗎?”

林冉嗔笑:“是是是,我是他秘書。”

看來,老周的確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。

在事業上,林冉雖然很少出去見客戶或是社交,可是職場的一些潛規則她還是知道的。

很多乙方為了能跟甲方取得合作,不敢當麵拍馬屁,便會把歪心思打在甲方的親人身上。

要麼是孩子,要麼就是妻子。

畢竟隻有把甲方的枕邊人哄好了,這枕邊風一吹,合作便十有**的促成了。

但看老周這態度,顯然冇這個歪心思。

所以,他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?

陸霆驍有一名深愛著的前妻,這話又是從誰的嘴裡傳出來的?

一旁的羅藝甜也好奇得要命,趕忙湊上前問他:

“老周,你這些都是聽誰說的?陸少有個深愛的前妻,我怎麼不知道?”

老週一臉的八卦:“害!聽我們工廠裡的員工唄!當初你們這腮紅把備案拿給我們一看,有幾個女孩一眼就發現了腮紅的香型!

她們啊,之前都是極光香水的忠實擁護者,陸爺跟她前妻的故事當年可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!”

羅藝甜故意問:“那這也不能證明陸爺就深愛她啊!既然是前妻,怕是愛情早就冇有咯!”

老周卻篤定地擺擺手:“我看未必喲!羅小姐,陸爺回國之後一直主攻房地產,這忽然入職了資堂彩,還是一個小小的總監。

再加上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,簡直讓我們大跌眼鏡!後來他們一說這腮紅的香型,我們頓時就明白了,這不明擺著衝他前妻去的?

羅小姐,我是過來人,對於男人而言,他愛不愛一個女人,不能聽他說什麼,得看他做什麼,怎麼做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