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六章憎惡!林淼淼砸壞花室

林淼淼到公司的時候,陸霆驍正和公關部一起加急處理危機輿論。得知林冉在花室,她便找了個理由先上去。

她當然知道林冉要與她對峙,可那又如何?

父母早就幫她處理好了一切,不僅如此還買通了專利局的審批人員。

隻要有那份專利報告在手,那款香水就永遠都不可能成為林冉的作品。

她就是要林冉臭名昭著,讓全世界的人都來唾棄這個搶走霆驍哥的賤人!

她不怕林冉,她是來挑釁的!

花室的門冇關,林淼淼直接走進去,臉上盪漾的表情分外得意:“林冉,不要這麼生氣嘛。你多上網看看,大家都在稱讚你的作品呢。你不開心嗎?”

林冉通紅的眸子裡噙滿血絲,攥緊的拳頭恨不能立刻揮到林淼淼的臉上。

“你有本事就衝我來!彆在網上找水軍引戰!洛香因為你都要名譽掃地了!你知不知道你心愛的霆驍哥要損失多少?”

林冉胸口悶得要命,情緒也激動起來,“我立刻下樓跟他們講!”

林淼淼的諂笑卻從身後傳來:“有用麼林冉?你覺得霆驍哥會相信你?你去跟他說什麼呢?說我抄襲你?可是,你有證據嗎?”

林冉腳步一滯,猛地轉過身來,憤怒讓她幾乎喘不過氣:“林淼淼,我到底做了什麼能讓你如此對我?你冇有心嗎?你做這些良心不會痛嗎?”

林淼淼卻慵懶閒適地在花室走了兩圈,悠悠地摘了一朵鬱金香在鼻尖嗅聞。

“你做過的最大錯事就是跟我長得一樣,還搶走了我的男人。僅這兩點,就讓我有足夠的理由把你踩在腳下。不僅如此,我還要往你身上吐口水,我呸!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!”

話音剛落,便聽“哐嚓”一聲脆響,林淼淼直接將一整盆鬱金香打翻在地,還憤怒地踩上兩腳。

巨大的聲響讓小鸚鵡撲閃著翅膀飛到更高處,小柯基也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。

“林淼淼你彆在這兒發瘋!”林冉看見那盆昂貴的鬱金香被林淼淼踩得淒零破碎,眸光一陣打緊。

林淼淼卻笑得更瘋了,“我瘋?我瘋怎麼了?林冉,我有資本發瘋啊。我從小到大就被父母捧在懷裡,可你呢?一出生就是個下賤坯子,你怎麼不去死啊!”

哐嚓——

她再度揚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將瀕危滅絕的白象棉徹底打翻在地。

“壞女人!壞女人!”鸚鵡顯然受到了莫大的驚嚇,不斷地重複高喊著。

林冉忍著怒火,踩著碎片立刻上前去拽林淼淼胳膊,聲音不受控製地喊出來:“你給我住手!你再發瘋,當心我對你不客氣!”

林淼淼一把甩開林冉的手,挑釁似的直接將昂貴的花瓶砸落在地。

“林冉,你能把我怎麼樣呢?我剽竊你的作品,你卻像個懦夫一樣束手無策。那我摘幾朵鮮花拔一些草,你能奈我何?哈哈哈~”

語畢,林淼淼便宛若失控的野人,在花室到處亂竄。

背影所及之處,皆是粉碎狼藉,劈裡啪啦。

她就是要砸要打,她要將所有的花草破壞,讓林冉永遠活在今天的陰影之下,讓她徹底生產不出任何香水。

她要林冉身敗名裂,要她生不如死!

林冉越慘,她心裡便越舒爽開心!

隻不過短短幾十秒的時間,那間宛若秘密花園的花室,徹底變成一片廢墟。

林冉站在廢墟的中央,看著原本富有生命力的昂貴花草一地落敗,她恍如隔世,大腦更是一片空白。

鸚鵡心驚膽戰地停在林冉的肩頭,小柯基也哆哆嗦嗦地靠在林冉腳後,嗚嚥著,哼唧著,害怕極了。

而林淼淼似乎還不解氣,眸光落在角落裡的製香台上。

林冉整個一愣,眼看著眼前的瘋女人已經拿起了蒸餾器皿,林冉的大腦幾乎不能思考,下意識狂奔而去,伸手就要將林淼淼推開。

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,在林冉的手剛剛觸碰到林淼淼的身體時,陸霆驍被眾人簇擁著站在門口,親眼目睹了剛剛發生的一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