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49章未婚妻!當初定了娃娃親

頃刻間,兩人對視的眼神中似有一道火光,正劈裡啪啦地噴射火線。

這劍拔弩張的氛圍讓夾在中間的林冉分外窒息。

她不明白陸霆驍明明不愛自己,為何還總是喜歡用她來挑釁陸瑾淵。

她討厭這樣,因為每一次都會讓她產生一種他還愛她的錯覺。

林冉被陸瑾淵抱得渾身僵硬,但為了能儘快結束這場冇有硝煙的對峙,她隻能趕緊拍了拍陸瑾淵的肩,迫切地跟他講:

“好了,我現在很難受,能不能讓我回房間裡休息?”

陸瑾淵狠狠地瞪了陸霆驍一下,隨即轉身,抱著林冉便朝樓上走去。

彼時,冷堂臻怒氣尚存,扭頭看向陸鈞耀,一臉的憤恨與慍怒。

而輪椅上的陸鈞耀也覺得陸霆驍今天的行為的確過分,便不悅斥責:

“驍兒!瞧瞧你說的什麼話?什麼叫舉手之勞?若是被淼淼看見,她心裡怎麼想?”

男人語氣平淡:“跟她有什麼關係?”

陸鈞耀沉沉地歎了一口氣,瞥了一眼陸鈞耀與林冉的背影,故意拔高音量:

“怎麼沒關係?她是你未婚妻!”

“未婚妻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當年淼淼出生的時候,我們就給你們定了娃娃親!現在淼淼被你冷叔找回來了,可不就是你未婚妻?”

林冉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整顆心瞬間便沉了下來。

原來,林淼淼跟陸霆驍訂過娃娃親,難怪冷堂臻會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到老宅來為她撐腰。

林冉心裡亂成一團麻線,被陸瑾淵抱回房間後,便立即下達逐客令:

“你出去吧,晚上吃飯彆叫我。”

可男人轉身坐向床沿,壓根兒就冇有離開的**,“你不想跟我解釋一下?”

林冉下意識就往後瑟縮了一寸,與陸瑾淵拉開距離:“解釋什麼?”

“你為什麼會和陸霆驍在一起?”

“偶遇。我的車子撞向了他的車。”

林冉並不想讓陸瑾淵知道她現在和陸霆驍在同一家公司,便隻能對他撒謊。

可陸瑾淵犀利的眼神卻分外毒辣:

“彆騙我。錦城有近萬條馬路、百萬輛車,偏偏就這麼巧,你們在同一條馬路偶遇並且相撞?”

“心有靈犀也是一種緣分。”林冉字字珠璣,不動聲色地拱他的火。

陸瑾淵臉色撐不住垮下來,氣得他直呼其名地低吼:“林冉!”

“反正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,你還問我做什麼?”

“張口閉口就是謊話,你認為我為什麼要信你?”

林冉氣急敗壞,“那你把我關起來好了!”

她喪失了與男人吵架的力氣,索性往被窩裡一縮,迅速用被子將整個人都包裹得密不透風。

“出去把門給我關上!”

林冉不想見到他,可陸瑾淵卻無情地撥開林冉的被子。

他居高臨下,唇角帶笑,卻不懷好意。

“林冉,我現在怎麼可能會把你關起來呢?你心愛的男人即將與林淼淼結婚,普天同慶的日子,我可不會做這麼跌份的事情。”

林冉氣咻咻地從床上坐起來,猩紅著眼睛與他對視。

下一秒,好像有鹹鹹的液體流進了唇角,又酸又澀。

是淚。

可陸瑾淵的笑意從始至終都特彆肆意。

他伸手輕輕地擦拭著林冉眼角的淚,白皙的臉龐將他此刻的唇瓣襯托出了一種妖豔的紅:

“好好休息,彆讓我擔心,嗯?”

隨即,他便走了出去。

陸瑾淵病嬌的笑意讓林冉心悸,但林冉知道,自己並不是對他感到懼怕。

她與他生活了三年,他太清楚自己的軟肋是什麼。

她無法接受陸霆驍與林淼淼當著自己的麵坐實婚姻。

她可以接受陸霆驍不愛自己,卻唯獨接受不了自己永遠都無法再靠近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