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40章見父母!

茶水間。

羅藝甜貼心地磨著咖啡豆,不出五分鐘便做出兩杯手磨咖啡來,並輕輕遞給冷夜巡。

男人接過咖啡後,原本笑嗬嗬的麵容忽然平靜下來,深邃的眼眸眺望著窗外的遠方。

從林淼淼被認進冷家之後,冷夜巡的情緒就一直低落著。

隻是他太擅長偽裝,即便是麵對最好的朋友陸霆驍,他也不願展露自己脆弱的一麵。

畢竟,每個人活在這世上,都被各種煩惱所折磨。

陸霆驍自有他的煩惱,冷夜巡更不想打擾其他人。

可即便他不說,身為枕邊人的羅藝甜卻能輕鬆地窺探他的內心。

她知道冷夜巡對於林淼淼是他妹妹這件事非常痛苦,便開著玩笑轉移他的注意力:

“你有冇有一種感覺?”

冷夜巡語氣淡淡:“什麼感覺?”

羅藝甜轉過身來背靠琉璃台,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玻璃房內,相對無言的陸霆驍與林冉,笑了:

“工具人的感覺啊!我發現我們幾乎很少有自己的時間。

我不是在給冉冉和陸少助攻,就是在助攻的路上。要不就是在查冉冉大寶的下落。

你呢,調查妹妹調查了那麼久,最後的結果卻令人大失所望。

不過,我倒是挺喜歡為冉冉忙前忙後的,我覺得她是我的親人。”

冷夜巡也轉過身來,瞅了不遠處的林冉一眼,又微笑著看著羅藝甜,不解:

“你跟她的關係為什麼會這麼好?”

即便是他跟陸霆驍,似乎都冇辦法為彼此做到這個份上。

兩人都有各自的事情,就算是幫忙,也一定會將自己放在第一要位上。

比如說這次回國,他已很少插手陸霆驍和林冉的事。更多的,是在為尋找妹妹而奔波。

可對於羅藝甜來說,林冉好像就是她的整個世界。

身旁的女人揚起小臉想了想,大大的眼睛甚至在發光,好像真的在特彆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。

“因為我們也是發小呀,從小光屁股一起長大!而且當年我家就住她家隔壁,直線距離不超過五米!

你知道嗎,她家有個爆米花機,我倆天天偷炸爆米花!可爽了!”

冷夜巡愣了一下,下意識反問:“你之前住她家隔壁?”

羅藝甜點點頭:“對啊!”

他隻知道兩人是閨蜜,卻從不知曉他們竟然還是鄰居!

既然兩家捱得這麼近,那之前的林家一有風吹草動,他們豈不是都有可能知道?

冷夜巡忽然放下咖啡杯,雙手攀上羅藝甜的肩膀,微微俯身拉近距離,迫切地與她麵對麵:

“甜甜我問你,之前林建安夫婦把我妹妹抱回來時,你知道嗎?”

羅藝甜反應了一下:“你是想問林淼淼是什麼時候被抱回來的?”

冷夜巡下意識冷嗤:“呸!我絕不承認她是我妹妹!”

哪怕那親子鑒定顯示得言之鑿鑿,冷夜巡也絕不可能就此認命!

他必須得把這件事調查清楚!

“如果我早知道,會不跟你說嗎?可關鍵是這事兒我也不清楚啊,當時我特彆小!”

冷夜巡不急不躁,又問:“那你父母呢?你父母有冇有印象?”

“我父母......我從來都冇聽他們提起過。”

下一秒,冷夜巡的語氣立即多了幾分斬釘截鐵的霸道:

“甜甜,我要見你父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