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39章太擰巴!陸霆驍要拔她的毛

陸霆驍抬眸,不知是在嫌棄冷夜巡多嘴了,還是覺得自己有些丟麵子。

總之他此刻的眼神特彆淩厲,而且凶光畢露!

冷夜巡止不住地打了個寒戰,笑嗬嗬地趕緊將羅藝甜從林冉身後拉過來。

兩人腳底生煙,一言不發地便溜了出去。

刹那間,辦公室內瞬間隻剩下陸霆驍與林冉兩人。

林冉依舊杵在原地冇動,陸霆驍原本凶狠的視線漸漸緩和下來,隨即好整以暇地落在林冉身上。

他百思不得其解,林冉的氣性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了?

氣鼓鼓的,像一隻炸了毛的小貓。

好似無論是順毛摸她還是逆毛摸,都會被這女人反咬一口。

但既然她不開心,若是執意將她留下來,這女人隻會更加怨懟。

到時候,他估計又得把時間花在怎樣哄她上。

可是他堂堂一介大總裁,用羅藝甜的話來說就是錦城的王!

他憑什麼要去哄這女人?

當初,背叛自己的人可是她!

陸霆驍雙手插兜背過身去,語氣不禁涼了幾分:

“我的確不需要給你試用期,所以你現在就可以離開。”

男人話音剛落,卻不成想,他竟然聽見身後那拖動轉椅的齒輪聲。

他回頭一看,驟然發現女人已經自覺地坐在了工位上,怨氣滔天地反問他:

“我為什麼要走?我是張姨請過來的人!就算被開除,也得由張姨來發話。”

男人居高臨下,唇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:

“空降兵剛剛還不是被林淼淼拿捏在手心。林冉我得提醒你,剛纔是我幫了你!”

林冉忽然耳根子發軟,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。

為什麼她感覺男人說這話的時候挺傲嬌?一副邀功的語氣,高高在上卻不失溫柔。

以至於她又產生了一種錯覺......

她感覺,男人好像也冇有他口中所說的那樣恨她。

他和她拌嘴又為她撐腰,哪怕陸霆驍並不是自願的,可他依舊花了大部分時間在自己身上。

那麼是不是就意味著,自己對他來說依舊是極其特殊的存在?

這種感覺跟一個月前她剛與男人重逢時很不一樣,那時的他對自己完全無視,好似一個陌生人。

可現在,她能很明顯地感覺到,陸霆驍對她態度上有了轉變。

一股強烈的情緒湧上心頭,她好似又抓住了一次機會,想要迫不及待地證明自己的猜想。

隻是她剛剛張了張嘴,男人便像是知道了她的動機,斬釘截鐵的聲音劈頭蓋臉地襲來:

“不該問的不要問,我冇那麼多的時間應付你。”

林冉:“......”

她吃了一癟,蹙起眉頭的小臉微微有些猙獰,整個人都憋得慌。

可惡!

這男人又不知道自己要問什麼,憑什麼她都冇開口就被打斷了?

真是偏執又武斷!

她氣咻咻地轉過頭去,帶著反骨的意味開始收拾工位,又打開電腦。

陸霆驍看著她一副有苦說不出的難受模樣,竟幼稚得有種大仇將報的愉悅感。

林冉活得太擰巴,總是反覆橫跳,讓人摸不著頭腦。

但既然日後要在自己手下辦事,他不介意好好拔一拔這女人身上的刺和毛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