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三章竊喜!她問他要禮物

這幾日,林淼淼莫名老實,破天荒地冇去找林冉的麻煩,林冉也樂得清淨。

日子井然有序地過了幾天,而她也漸漸習慣了在陸霆驍身邊辦公的生活。

隻是作為陸氏集團的**oss,陸霆驍的工作當真繁忙。

畢竟除了洛香公司以外,他還涉足其他產業——房地產、旅遊業、IT機械等。

而與陸霆驍接觸越久,林冉對他的好奇便愈濃。

她過去從未有機會接觸財閥家族,但多少能通過電視劇或小說裡的情節得知,集團的繼承人通常都會有一兩個兄弟姐妹輔助繼承人一起打理公司。

可到了陸霆驍這兒,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,他向來都是一個人。

而她也從未見過這男人與家人取得任何聯絡。

閒來無事,她甚至會在網上悄悄檢索有關陸霆驍的身世資料,卻什麼都查不到。

不過有一點倒是令她感到意外,自打她的工位被搬進總裁辦,她與陸霆驍之間的關係,竟穩步變好。

雖仍有矛盾摩擦,至少吵架的頻率減少了。

這天下午,陸霆驍去拆遷公司處理公務,林冉掐著時間給他打電話,想讓他幫忙帶束鮮花回來。

剛剛神秘人再次與她取得聯絡,說錦城醫院人員變動,他找了全球最好的醫生來給奶奶治療。

醫生剛從國外回來,也剛剛接手劉夕的治療,因此需要儘快與林冉見麵。

他們約的時間是明天,林冉想到奶奶的病房總有一股潮濕的味道,便想調製一款香氛,明天放進奶奶的病房裡。

電話響了兩聲,陸霆驍很快就接了:“什麼事?”

林冉聲音細膩軟糯:“你要回公司了嗎?方不方便給我買束玫瑰?最好是紫色的。”

男人的唇角忽而展露笑意。

這女人是越來越放肆,現在竟明目張膽地管自己要禮物了。

“好。”

兩人並未多說,陸霆驍便匆匆掛斷電話,臉上的笑意並未收斂,仍在綻放。

副駕駛上的金胖摸不著頭腦,忙問:“陸爺,什麼事這麼開心?”

陸霆驍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表情竟有些不受控製,立即斂笑,麵無表情地說了句:“冇什麼大事,林冉要一束紫色玫瑰。”

金胖一愣。

玫瑰常有,可紫色玫瑰不常有。

這品種太過稀少,怕不是什麼花店都能買到的。

“陸......陸爺,您要現在去買嗎?”

陸霆驍扭眸看向窗外,心情莫名舒暢:“是。”

“可是,咱們還有一個跨國會議冇開呢......”

“推掉,另外安排時間。”

金胖:“......”

這還是他認識的陸爺麼?

說好的冷漠呢?說好的不近女色呢?

謠言!全都是謠言!

自從林冉來了公司,陸爺的性子整個就變了。

不過,金胖倒冇覺得有什麼不好。

陸爺接管集團以來,總是獨身一人。

而林冉的到來恰好可以填補陸爺心中的缺口。

即便他嘴硬不願承認,可他的所有變化,金胖都看在眼裡記在心。

紫色玫瑰的確冇那麼好買,陸霆驍輾轉了好幾家花店,纔買來了林冉要的鮮花。

店員見陸霆驍帥氣的臉上盪漾著幸福的表情,又隻身一人,不用想也知道這花是送給女朋友的。

因此她將花束包裝得特彆精美,低調的黑色花紙包裹著鮮花,白色的滿天星點綴其中。

林冉在公司等了陸霆驍很久,才見他捧著一束紫色玫瑰走進來。

他今天穿了黑色的雙排扣西服,剪裁得體的樣式襯得他身材有型,足有一米九的身高攜著睥睨萬物的氣場,英俊的讓人挪不開眼。

林冉卻無暇顧及他的帥氣,上前立即從他手中接過鮮花,囫圇地說了句“感謝”。

他見女人如此迫不及待,自然以為這是收到禮物後的欣喜若狂。

怎奈下一秒,林冉卻直接拆開包裝,將玫瑰的花瓣全都扯了下來。

陸霆驍臉色肉眼可見地陰沉起來,金胖見狀連忙上前提醒:“林冉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陸爺送給你的禮物?”

林冉一臉蒙圈,脫口而出的話卻有些大言不慚:“禮物?不是吧。送鮮花什麼的最俗氣了。”

陸霆驍的麵子顯然有些掛不住,眼底閃過一抹異色,冷冷問:“那你倒是說說,什麼禮物不俗?”

林冉拿出一個搗藥缽,莞爾一笑:“把花的味道留下來,永世長存,這樣就不俗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