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17章做鑒定!給軒軒和林冉做!

彼時的金胖正在打電話,陸霆驍將他叫出病房後,他匆匆關掉手機,恭敬彙報:

“陸爺,之前願意給大豪抽血的成年人已經聯絡上了,預計明天就能做手術。

至於軒軒抽出來的血,已經重新輸回。休整幾天就能痊癒。”

男人微微頷首,深邃的眼神帶著一抹細微的陰寒與壓迫:

“三年前,林淼淼在海島養胎的事情查得怎麼樣?”

金胖一聽,立即愁眉不展。

他緊張地搓了搓手指,臉上的五官都擰在一起:

“陸爺,我正在努力尋找破綻,但目前......還冇有太多眉目。

我走訪了當年的傭人,他們說淼淼小姐在海島時足不出戶,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也不知道在做些什麼。

除了吃飯用餐,其餘時間幾乎看不到她。說是在房間裡休息養胎,但到底在做什麼,誰也不清楚。”

陸霆驍黑眸銳利,心煩意亂地蹙起眉頭,闊步走向走廊儘頭,點燃一支香菸抽起來。

菸蒂一明一昧,將男人出眾的五官襯得愈發淩厲,尤其是那分明的下頜線,鋒利得宛若刀芒,讓他渾身的肅殺都籠罩著一層寒霜。

“陸爺,我發現淼淼小姐的行為很詭異。她如果單純地想用軒軒的性命安危去救大豪的命,這一點,屬下其實也能理解。

因為我看過很多新聞,說有的孩子患了白血病,但卻找不到合適的骨髓配型,父母就會臨時再生一個小孩,用小的去救大的。

但屬下不理解的是,明明已經有成年人的血型與大豪的相配,但淼淼小姐依舊一意孤行。”

淡薄的煙霧從男人性感的唇瓣裡吐出,他聲音夾雜著暗啞,眸光一眯,愈發鷹隼:

“你不理解?我又何嘗不是!她的動機到底是什麼?”

軒軒好歹也是金胖的小主人,他一想到小主人這些年來遭受的磨難,心窩便揪著疼。

他長歎一口氣,咬牙切齒地滿是憤恨:

“我剛剛聽大豪說,淼淼小姐不僅在背後說了林冉的壞話,還說了軒軒的。

她有意無意地給大豪透露軒軒的不是,讓他覺得軒軒是個十惡不赦的小孩。這已不是簡簡單單地偏心了!

陸爺,我覺得林冉有一點說得特彆對,孩子是母親最後的底線,可淼淼小姐,根本就冇有把軒軒當成自己的孩子!”

金胖這樣一說,陸霆驍就渾身不自在。

剛纔這些話,他自己怎麼可能分析不出來?

隻是一葉障目,他總感覺有些東西擋住了他尋找真相的眼睛。

他不明白作為一名母親,林淼淼為何會對自己的孩子痛下狠手。

更不明白她這樣做的動機!

從彪子落網那一刻開始,好像已有真相開始漸漸浮出水麵,但卻總感覺缺少了最關鍵的一環。

金胖在原地踱來踱去,忽然間,他渾濁的眼神裡突然閃現一抹精光。

一個想法浮現腦海,卻驚得讓他倒吸一口涼氣。

他揣測著男人的表情,鼓足勇氣建議:

“陸爺......要不您趁此機會,再做一次親子鑒定?”

男人的眸光似刀鋒般剜向金胖,“出生時就已經做過了,大豪和軒軒都是我的孩子!”

金胖被嚇得不寒而栗。

他戰戰兢兢地吞嚥著唾沫,頓了頓,又道:

“大豪和軒軒是您的孩子這點毋庸置疑,但這並不意味著,軒軒就是淼淼小姐的。”

一盞明燈忽然在男人的心間亮起,他渾身一滯,積攢的菸灰始料未及地掉落在地。

金胖往男人的身邊又靠近了一些,神秘的眼神,狡黠而又真摯:

“屬下的意思是,給軒軒和林冉做一次試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