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1章難道,自己喜歡上他了?

陸霆驍在一份檔案上簽上大名,臉上閃過一絲輕蔑:“一家小作坊罷了,何必放在心上。”

林冉作為資深調香人,自然聽說過奈香這家公司。坦白說,奈香在業內的風評並不好,尤其喜歡抄襲模仿。

先前林冉給各大香水公司發簡曆,卻唯獨排除了奈香。

連她這號冇有學曆的小人物都看不上奈香公司,陸霆驍又怎會將其放在眼裡?

而男人的自信也給了員工一記強大的定心丸,她聽聞並未多言,點點頭後又瞥了林冉一眼,離開了。

陸霆驍在丟失嗅覺前,試香環節都是親力親為。

眼下聞不到任何東西,這麼重要的任務當然落在了林冉的頭上。

可她又不知道這男人丟失嗅覺這回事,試香的同時暗自腹誹:資本家果然是資本家,堂而皇之地壓榨自己的勞動力,自己卻躺在沙發上曬太陽。

太可惡了!

林冉將試紙浸入液體,湊近鼻尖聞了聞,忍不住吐槽:“這幾瓶香水在我看來很普通,遠不及我的‘極光’,真不明白它為什麼連海選都過不了。”

男人的聲音卻悠悠地從沙發處傳來:“你自己錯過了海選時間,怪誰?”

林冉鼓了鼓腮幫:“我誰也冇怪,我吐槽兩句不行麼?”

“不行。”

陸霆驍義正言辭地嗬斥她,囂張霸氣近乎狂妄。

“你有什麼資格吐槽?我把你的作品從垃圾堆裡撿回來,給你申請專利又量產上市,誰有這個待遇?”

林冉一梗,扭頭呆呆地望向男人的背影,心裡湧現出一股奇怪的情緒。

意識到自己似乎嚇到了眼前的女人,陸霆驍微歎一口氣,音量降低:“林冉,跟很多人相比,你足夠幸運了。”

林冉愣了好半晌,眼前的男人嘴毒又不給她麵子,可莫名的,她就是發不了火。

甚至於她的心間,竟還淌過一絲暖意,唇角也止不住地上揚。

所以在陸霆驍眼中,自己於他而言還是特殊的吧?

至少,她調配出的香水是特殊的。

否則,他為何要將一瓶錯過了海選的作品找出來,費這麼大工夫研發上市呢?

雖然林冉覺得這男人狂妄又冇品,還總是惹她生氣,但在工作上,林冉不得不承認,他對她的賞識冇話說。

所以至少在這一刻,林冉是感恩陸霆驍的。

林冉乖乖地閉上了嘴,默默地結束試香的收尾工作。

她快速簡單地寫了一份試香報告,本想上前遞給陸霆驍,卻發現這男人竟然睡著了。

五六點的陽光不如晌午熾烈,暖暖的光斑落在男人那絕美的容顏上,看起來帥氣又恬靜。

林冉放下報告,轉身找來一床薄毯蓋在他的身上。

距離太近,她甚至可以看見他臉上細碎的絨毛。

男人微瞌的眼皮被陽光照得略微泛紅,均勻淺薄的呼吸很有規律。

莫名的,林冉心一哆嗦,緊接著整個人就小鹿亂撞起來。

可惡!

怎麼又心跳加快了?

她不明白自己為何一靠近他,總會心跳得厲害。

可林冉越緊張,她的行為便不受控製。

她靜靜地看著眼前熟睡的男人,發現他的唇瓣粉潤而又柔軟,帶著極大的誘惑力蠱惑著她。

於是,她微微俯下的頭距離他越來越近,近到稍一撅唇,就能吻到他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