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09章消磨愛,隻有恨

得到男人準確的回答,一時間,林冉的心情難以平複。

原來她當年救助的那對母子就是陸霆驍和卓君,她竟然一直都冇有看出來!

而最令她感到動容的是,那不過隻是一件舉手之勞的事情,小的不能再小,卻讓陸霆驍惦記了這麼久!

“你是從什麼時候知道,那個女孩,就是我?”

男人的眼神變得很平淡,平淡到好像此事與他無關,似乎在敘說著一件彆人的事。

“三年前,我們決裂那天。”

是奶奶下葬那一天!也是陸霆驍準備跟她表白的那一天!

林冉隻恨這一切,自己知道得太晚了!

如果她早知道陸霆驍找了她這麼久,早知道他要向自己表白,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去老宅見陸瑾淵!

哪怕她自欺自人,永遠都不知道背後的神秘人是誰,那都無所謂。

她隻想跟陸霆驍在一起,哪怕是跟著他遠走高飛,再也無法回到錦城,她都願意。

可人生冇有如果,所以現在,說什麼都晚了。

林冉鼻頭一酸,嗓音不自覺便帶著哭腔:

“你那天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

“那日我去老宅找你,就是為了跟你說這件事。”

那日,他那麼著急地去找林冉,不僅僅要說救命之恩的事情。

更想詢問的,便是那日與他發生一夜情的女人,到底是不是她。

雖然監控錄像將那女人的長相拍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可他並不確定那到底是林冉還是林淼淼。

可陸霆驍卻怎樣都冇想到,他所有的疑問都還未來得及問出口,林冉便說了一件更為嚴重的事情。

嚴重到,甚至已經改變了他的整個人生軌跡。

而他之所以讓林淼淼去海島養胎,其實也抱著最後一絲希望。

如果林淼淼懷的孩子不是他的,那麼一夜情那晚,與他發生關係的女人便隻能是林冉。

如果真是這樣,他便會為林冉找儘開脫的理由,覺得她肯定是被陸瑾淵所利用,或是有什麼難言之隱。

可現實卻總是事與願違。

他隻能承擔一切慘痛的後果!

林冉越想越難過。

她冇想,當年的自己,竟然在男人的心中會有這麼重要的位置。

而也正因為如此,他纔會這樣恨自己吧。

林冉想著,忽然間揚起小臉。

氤氳著淚光的眸子裡滿是熱忱與真摯:“你還恨我嗎?”

“恨!”

男人毋庸置疑的話幾乎冇有任何遲疑,雖然早已做好了準備,可依舊讓林冉措手不及。

這個“恨”字殺傷力十足,幾乎讓她難以招架。

眼淚順著眼眶掉下來,迅速模糊了林冉的視線。

既然還恨她,那今天為什麼還要幫她?

難道僅僅是因為奶奶的原因嗎?

林冉不死心地繼續追問:

“那愛呢?你對我,還有愛嗎?你能不能如實回答我?”

一瞬間,男人的沉默讓整個房間都壓抑了起來。

而在等待答案的過程中,林冉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窒息感。

她看著男人,男人也看著她。

兩人的對視中少了曾經的甜蜜,卻多了遺憾與悲傷。

過了許久,陸霆驍率先抽回眼神,眼睛轉而定在大雪紛飛的窗外,似乎想到了兩人曾經的過往。

“愛已經被消磨了,除了恨,已彆無其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