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08章那女孩,是我?

林冉回神,不解詢問:“失落什麼?”

“冷堂臻認親的事。”

男人的眼睛洞悉人心,話也說得極其直白。

他總能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些什麼,曾經是,現在也是,林冉也見慣不怪了。

因此,她並未隱瞞。

女人臉上的落寞濃鬱了些,點點頭,一五一十:

“其實在我的潛意識裡,是希望自己是冷家的女兒的。這樣,我好歹還有親人關心著,惦記著。

以前無論是張慧還是林建安,從來都冇有把我當做親人。而自從奶奶去世過後,這世上,也隻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了。”

驟然間,陸霆驍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是因為想到了劉夕?還是因為開始心疼林冉?

似乎連他自己都想不出原因。

林冉扭過頭來,迎上他深邃的視線,忽然問:

“但是我很好奇,你剛剛在樓下,為什麼會為我據理力爭?”

為什麼?

似乎連他自己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。

陸霆驍思忖半晌,沉默片刻後,終於想到了一個可以說服林冉,也能說服自己的回答:

“劉夕對我有恩,我即便是再恨你,也該為她做點什麼。”

林冉愣了愣,旋即一頭霧水地與男人對視:

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奶奶對他有恩?

自己怎麼不知道?

難不成,奶奶很早之前就跟陸霆驍有過交情?

男人並未立即回答,側身斜依著牆麵,雙手抱懷,眼眸裡閃爍著異樣的光彩,一瞬不瞬地看向林冉。

“十八年前,我與母親流放農村。走投無路時,有一名小女孩給了我一隻饅頭,而她的奶奶,也送了我一碗熱湯。”

林冉大腦瞬間一梗。

在她兒時的記憶裡,似乎也出現過這樣一幅畫麵。

隻不過她不是乞討者,而是施捨人。

她也不記得那是幾歲時發生的事情了。

隻記得那晚大雪紛飛,有一對母子忍饑捱餓,差點兒暈倒在老房子的雪地裡。

她趕緊找奶奶盛了一碗清湯,而她,則是拿出了那晚家中唯一的一隻饅頭,送給了對方。

那時的林冉與劉夕,明明自己都還在水深火熱的貧苦生活裡掙紮著,卻總想著幫助彆人。

哪怕她們知道,這饅頭與熱湯一旦送出去,她們就會餓好久的肚子。

可她們依舊毅然決然地分享了出來,給更加需要幫助的人。

林冉的眸子無意識瞠大,似乎有一個答案正亟待陸霆驍回答。

隻是她還冇能問出口,男人便緊接著自顧自地繼續說著:

“那對祖孫救了我的命,因此從我懂事開始,便一直在努力尋找她們,隻為報恩。”

林冉緊緊地咬住唇瓣,隱顫的眸波怎樣都無法平靜下來。

“你要找的那個女孩,是我,對嗎?”

男人勾起了唇角,可臉上的笑意卻並不濃厚,反倒平添了一抹失落與悲傷。

“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