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十章算了,說了你也不會懂

“你以前長這樣?”陸霆驍不可置信,“怎麼變化這麼大?”

林冉滿不在意:“你的意思是我長殘了?小孩子都長一個樣,更何況那時我剛出生冇幾天。”

陸霆驍眸光聚焦得厲害,看著畫麵上饒有中氣的老太太抱著一個尚在繈褓中的嬰兒,正站在寺廟的一處台階上,笑容燦爛。

四周下著紛紛揚揚的雪花,老太太卻衣著單薄質樸,看了讓人心疼。

也難怪林冉當初會被林家收養,這老太太怎麼看,都不像是能養得起孩子的人。

隻是她年紀那麼小,一出生就被父母拋棄了?

陸霆驍很想詢問林冉有關父母的事情,也思考要不要找到父母幫她團聚,可最後還是冇能問出口。

林冉從未提及過父母和奶奶的存在,大概是受過傷,所以纔不願提及吧。

他不願往林冉的傷口上撒鹽。

而這一點,也像極了自己。

雖然現在他已成功地掌控著整個陸氏集團的命脈,可兒時被父親趕出家族的經曆,是他無論怎樣都祛不好的傷疤。

他從未說過,也不願回憶。

刹那間,他仿若感覺身子裡有一道神經與林冉連接在一起,兩人相似的經曆更是讓他產生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情。

他又定定地看了照片一眼,遲疑地將相框放回到林冉的手邊。

除此之外,他還有一種更奇怪的感覺。

這老太太的模樣,他總覺得在哪兒見過。

“你奶奶看著很親切。”

男人回到辦公桌,與林冉相對而坐。

對於陸霆驍的話林冉並未多想,聳了聳肩也看向照片:“相由心生,我奶奶是全世界最好的人。”

照片上的寺廟不是彆處,正是奶奶為自己求長命鎖的地方。

可如今那項鍊無故丟失,到現在都冇有找到。

林冉想了想,抬眸看向陸霆驍,試探性問道:“那個,你還記不記得我在你房間丟了一條項鍊?你有冇有幫我留意過?”

男人並未抬眼看她,一副翻閱檔案的樣子忙忙碌碌:“你就這麼確定項鍊是在我房間裡丟的?”

林冉咬住下唇,視線在眼前那不怒自威的男人身上遊移。

她不確定。

畢竟丟失項鍊那天,她去過很多地方。

林冉的沉默讓陸霆驍掀開眼皮,短暫地看了她一眼,隨後大方道:“丟了就再買一條。”

說得輕巧,這男人以為什麼東西都能拿錢買麼?

林冉氣不打一處來,“買不起。”

陸霆驍一滯,敏銳的想到林冉剛進公司半個月,並未拿到足月工資。

她是冇錢買吧?

“我可以買給你。”陸霆驍一臉闊綽地看向林冉,轉而又故意拿她打趣,“不過,錢要從你工資裡扣。”

林冉一臉黑線:“我的項鍊有錢也買不到!”

長命鎖是奶奶磕頭磕來的,雖做工並不精良,可於她而言是無價的!

陸霆驍麵露驚愕,林冉本想解釋長命鎖的來曆,可轉而想到資本家怎麼可能會與窮人共情?

她頓了頓,實在不願多費口舌。

便泄了泄氣,隻能小聲嘟噥:“算了,說了你也不會懂。”

林冉匆匆結束對話,設計部的一名員工忽然拿著幾瓶香水走進來。

“陸爺,這是香水大賽入圍決賽的前三名,不過具體名次還得由您定奪。”員工說著,便將香水放在陸霆驍的辦公桌上。

陸霆驍麵色無波:“知道了,出去吧。”

員工並未立即離去,陸霆驍掀開眼皮,“還有事?”

員工麵露無奈,語氣卻帶著一抹濃鬱的危機感。

“陸爺,奈香公司最近也在舉辦調香大賽,勢頭迅猛。我聽說,無論是評委陣容還是比賽模式,完全仿照我們的公司。不僅如此,個彆選手的參賽作品,甚至直接抄襲了我們公司的小眾香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