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章震驚!這就是她的丈夫?

陸霆驍聽聞,臉色驟然冷厲,淒冷的眸宛若森林裡的獵豹那般危險。

可惡!

昏迷的女人?結婚證?

哪個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膽,竟敢如此算計他!

“陸爺.......”林淼淼嬌滴滴的聲音傳來,圓圓的眸子盛滿委屈,我見猶憐,“您已經結婚了......我是不是冇這個福分嫁給您了......”

陸霆驍的瞳孔頓時蒙上一層霜,看向林淼淼時,卻是溫柔的。

大掌按在她的肩頭,柔聲安慰,“我曾經答應過會娶你,從此我陸霆驍的妻子也隻能是你。等我處理好一切就來找你。你先回家等我。”

林淼淼喜出望外,“好,不管多久我都等你。”

所以,陸爺是愛她的吧?他的聲音好溫柔,目光也好深情。

緊接著,陸霆驍從口袋裡掏出那串長命鎖項鍊,長臂繞過女人的脖頸,溫柔地為她戴了上去。

“彆再弄丟了,我找了你很久。”

林淼淼臉色一變。

想到陸霆驍是因為這條項鍊纔跟自己結婚的,而這條項鍊真正的主人是林冉,她心裡就嫉妒的不行!

要是昨晚去香格裡拉酒店的是自己,她就能有幸和陸爺耳鬢廝磨一晚,那麼他愛的,也一定是自己。

可現在說這些都晚了。

不過,反正林冉已經戴上了人皮麵具,誰也認不出她真實的模樣。

而且她隻要不把這項鍊還回去,她就依舊可以享用陸爺的寵愛。

“金秘書。”

“在。”

“給淼淼叫車,送她回家。”

“是。”

送走林淼淼,陸霆驍陰鷙的眸驟然點燃灼光。

他倒要好好看看,這個算計自己結婚的女人,到底是誰!

——

楚山莊園。

兩列仆人整齊劃一地站在莊園門口的石階上,紛紛朝那輛金貴的庫裡南鞠躬:“恭賀陸爺回家。”

陸霆驍結實有力的大長腿從後座邁出,氣場強大,俾睨天下,宛若天生的王者,目空一世。

張媽耷著一張臉迎上前,“陸爺,那位小姐剛醒來,神誌不清,在......您的房間裡躺著呢。”

陸霆驍周身都縈繞著令人窒息的低氣壓,闊步朝城堡樣式的彆墅走去,倏而一頓,“我的房間?”

張媽膽怯得垂下腦袋,“陸爺,小姐手中握住您和她的結婚證。我......不敢怠慢......”

【結婚證】這三個字像是觸到了陸霆驍的逆鱗,他緊咬牙關,眸光灼灼燃燒,“她怎麼進來的?”

楚山莊園戒備森嚴,危機四伏,擁有全球數一數二的安保係統。彆說是陌生人,連隻蒼蠅都飛不進來。

而這女人,又怎能躲過嚴苛的機關,完好無損地出現在後門?

金胖和張媽亦步亦趨地跟在身後,張媽忙不迭地彙報。

“回陸爺的話,我們也不知道。方纔我調了監控,卻發現兩小時前的錄像全被人為刪除。至於是誰做的,我們也摸不著頭腦。”

說話間,眾人已到達主臥。

陸霆驍推門而入,就見床上的小女人迷迷糊糊地靠在床頭。

正是一天中陽光最燦爛的時候,細碎的光斑落在女人消瘦的身軀之上。

初春的溫度帶著涼意,她卻穿著一件單薄洗得發白的灰色運動衫,柔順的髮絲隻到肩頭下的鎖骨。

五官並不令人驚豔,甚至可以說得上醜陋。可她那雙大大的眼睛偏偏有神又有光,襯得她像個洋娃娃那般可愛。

林冉扭頭看清來者,愣了一下。

這就是她的丈夫,陸霆驍?

五官深邃奪目,狹長的眼梢下有一顆淚痣,讓他矜貴的氣質平添一絲濃墨重彩的神秘與性感。

男人上前,他滿腔的怒意卻在看見女人眼眸的瞬間,火氣怎樣都無法迸射而出。

這女人,給他一種天然的熟悉與親近。

“你怎麼進來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