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92章露餡了!她要告訴媽咪!

隻是很不巧,維特蘭醫院的電話一直占線,陸瑾淵根本就打不進去。

不過想到童童跟軒軒形影不離,這小傢夥興許會知道點什麼。

因此,陸瑾淵很快就將電話打給了童童。

“爹地,你怎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呀?你是不是想我了呀?”

童童的小嗓音又甜又脆,好聽得像叮咚響的風鈴,可陸瑾淵卻無福消受,拐彎抹角地問:

“今天玩得開心嗎?有冇有和軒軒出門去玩?”

“冇有呀,我冇有出門的,但是軒軒出去了,剛回來。”

陸瑾淵眉頭一蹙,神情緊繃,卻用開玩笑的口吻誘導:

“哦?你倆形影不離的,怎麼讓軒軒一個人出去了?小傢夥,他該不會揹著你出去交新朋友了?”

童童一聽,強大的佔有慾立即讓她進行反駁:

“纔不是呢!我是軒軒最好最好的朋友!他是因為感冒了,去醫院做體檢,所以纔沒有帶我的!爹地真壞,竟然挑撥離間!”

原來是做體檢。

那麼應該冇什麼事。

陸瑾淵這般擔心軒軒,並不是出於愛他。

畢竟軒軒對於陸瑾淵來說,並冇有童童那樣重要。

那不過,隻是他用來威脅林冉與自己結婚的籌碼罷了。

一旦成婚,他自然會告訴林冉一切。

到那時,即便林冉知道她的一雙兒女都是陸霆驍的骨肉,那也無濟於事。

這婚一旦結了,隻要他不離,這女人就彆想從他身邊逃離!

這一邊,童童掛了電話,滿是擔憂地看向小臉蒼白的軒軒,忍不住問:

“小啞巴,你真去做體檢了?冇騙我?”

軒軒的袖子被童童擼得高高的。

若不是他剛剛回來時,童童興奮地跑去拽著他的胳膊手舞足蹈,從而弄疼了他抽血的地方,自己也不會露餡。

而軒軒對於童童從來都冇有任何秘密,可是這一次他卻什麼都冇有說,因為他不想讓童童擔心。

再加上,他一想到起媽咪那陰狠的表情,小傢夥就不寒而栗。

於是打了個冷顫趕緊搖搖頭,“冇騙你......就是體檢......”

可童童不信,指著他那滿是針眼的胳膊,執拗的小臉有些咄咄逼人:

“那你胳膊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針眼?我也做過體檢的,護士姐姐隻給我紮了一下!

而且你看看,你針眼附近全都青了,像是被人打了一樣!”

軒軒想解釋,可一時間又冇辦法說出那麼多話來,趕緊拿齣兒童手機打字:

“因為我的血管太細了,小姐姐紮了好幾下都冇找準位置,所以針眼才特彆多。童童你彆擔心了,我真的冇事。”

童童看著軒軒的解釋,愁眉苦臉的。

她就是感覺小啞巴冇有說實話,誰體檢回來會這麼虛弱呀?臉色簡直比牆皮還要蒼白!

可是他為什麼要對自己撒謊呢?

他難不成有什麼難言之隱?

童童好想問一問,可看軒軒這個架勢,他肯定是不會告訴自己的。

哼!

他不說,那等媽咪和軒軒爹地回來後,她就告訴他們!

讓他們來好好盤問盤問小啞巴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