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84章彆逼我!不然我就跳下去

好一句威儀又凜然的話。

陸瑾淵推開房門,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。

林冉迅速扭過頭去,見男人的眼神利害得宛若君臨天下的帝王。

那副架勢,好像自己今天從也得從,不從也得從!

可男人向來都是綿裡藏刀的腹黑性格,林冉還從未見過他像今天這般瘋狂。

他到底想做什麼?

“陸瑾淵你是不是有病?”林冉氣得直爆粗口。

男人輕抬胳膊似在示意,那兩名站在林冉身邊的女人便將手從她的肩上拿下來。

解除禁錮,林冉站起身來指著露台就對陸瑾淵道:

“信不信你今天跟我舉行婚禮,晚上我就從這兒跳下去?”

陸瑾淵走到林冉身前,看了她很久,隨即驀地笑了。

可他從容的笑容裡卻勾起一股子邪肆。

“瞧瞧你現在的模樣,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不把任何人都放在眼裡的林冉麼?”

“你彆逼我!”

陸瑾淵冷笑一聲,扭頭看向化妝師:“給她上妝!”

“是!”

化妝師說著就朝林冉走去,林冉卻直往露台跑:

“我說了彆碰我!”

彼時,她已經一腳跨坐在欄杆上,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。

但陸瑾淵反應很快,一個跨步走向露台,一把就將林冉從欄杆上拽下來。

“給我安生點!”

“你彆以為我做不出來!我說跳就跳!”

忽然間,陸瑾淵麵對此刻的林冉,莫名有些無措。

三年來,他本想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熬她,誰知她根本不吃這一套,他便隻能用強。

可他一強迫,這女人便掙紮得更厲害了。

所以她到底想要什麼?

要感情還是要錢?他明明通通都可以給她!

陸瑾淵的臉上變了色,帶著妥協向她解釋:

“今天不結婚。”

林冉瞪他:“那你現在是在做什麼?”

“婚禮在一個月之後,我不希望太倉促,今天隻是想給你試婚紗。”

“試也試完了,婚紗很合身,但我不喜歡。我現在要馬上脫下來,你出去!”

林冉說著便開始推著陸瑾淵將他往門口趕,男人卻反手扣住她的手腕,牽著林冉就往樓下走。

“陸瑾淵你放開!你到底想乾嘛?”

林冉是徹底急了。

現在這個時間,大家肯定都回來了。

她不想被陸霆驍看見自己這個模樣!

可男人的力氣好大,無論林冉怎樣掙紮,都無濟於事。

彼時,卓君正坐在老爺子輪椅旁的沙發上織圍巾,楊嵐則嗑著瓜子兒看電視。

陸瑾淵牽著林冉直奔楊嵐而去:

“今天我要跟林冉訂婚。”

訂婚?

訂他個大腦袋!

這句話可氣死林冉了。

她想甩開男人的手,卻無濟於事。

楊嵐嗑瓜子兒的手一滯,抬眸看向穿著婚紗的林冉與一臉嚴肅的陸瑾淵。

頓了頓,朝著林冉就將瓜子皮啐在她的婚紗上。

“我不同意!”

林冉知道,若不是有這麼多人看著,這老太太恨不得把瓜子皮吐在她臉上。

但林冉卻並不生氣,順坡下驢趕緊道:

“不同意好!我們不結!得不到長輩祝福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,我這就去把婚紗脫掉!”

一旁的卓君被林冉這句話差點兒逗笑。

這丫頭,什麼時候對楊嵐這般言聽計從了?

不過看看時間,驍兒也該回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