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71章就是你!她的女兒是林冉?

一小時後,資堂彩化妝公司。

今天是林冉來公司上班的第一天,張彩棠親自帶著林冉辦理了入職手續。

跳過基層實習,張彩棠直接給了林冉一個高級調香設計師的職位。

“小冉,你的辦公室就在我的對麵,給你招了一名助理,年紀也跟你差不多,有什麼事儘管問她。”

林冉頗為不好意思,“張總,您太客氣了。我就是個打工的,您把我位置架這麼高,我唯恐您會失望。”

張彩棠趕緊拍拍林冉的手,表情佯裝不悅。

“什麼張總!你把我叫生分了!叫我姨!還有,我的眼光永遠不會出錯,我對你有信心,所以你也必須得瞧得上自己!”

林冉簡直是受寵若驚。

她剛入職就空降管理層的位置,這已經讓她有些難以置信。

可更令人詫異的是,張彩棠竟然讓自己管她叫姨?

不過說來也奇怪,滿打滿算,她不過也才和張彩棠見了兩三麵而已。

可林冉卻覺得自己似乎跟她認識了好久,天然的親切感與熟悉讓林冉特彆安心。

她點點頭,乖乖地改口:

“張姨,以後我就叫您張姨。”

林冉這樣一叫,張彩棠的心情分外愉悅。

她抓起林冉的手,愛不釋手地捏了捏,熱忱的雙眼將林冉上下打量。

片刻後,她忽然解開脖頸處的寶藍色絲巾,溫柔地戴在了林冉的脖子上,還貼心地打了個漂亮的結。

“小冉,你穿衣服的風格跟我很像,就是不大愛戴裝飾品。你記住,咱們是做化妝品的,跟時尚掛鉤。

把自己打扮得漂亮點,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,都會有乾勁。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條絲巾,送給你當入職禮物。

好好工作,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林冉撫摸著脖頸處的寶藍色絲巾,綢緞的質地絲滑無比,一看就價值不菲。

忽然間,林冉想到了奶奶劉夕。

她去世前特地帶自己買了一條白色的連衣裙,也曾告誡自己,女人就要活得光鮮亮麗。

所以林冉突然發現,張彩棠於自己而言好像不僅僅是上司,更像是毫無距離感的親人。

她收下了這條絲巾,莞爾一笑:“謝謝張姨。”

張彩棠擺擺手,將林冉帶去辦公室:“你好好準備,我讓助理過來找你。”

張彩棠說完就離開了。

林冉在辦公室等了有一會兒,助理終於推門而入。

看見來者,林冉驚得瞠目結舌!

羅藝甜?

而對方似乎也特彆驚訝,雙雙有默契地異口同聲:

“怎麼是你?”

林冉驚住了,羅藝甜率先反應過來,關上門立即撲到辦公桌前,欠起身子雙手撐著桌麵,直問道:

“原來你就是他們說的空降兵啊?林冉啊林冉,你身上到底有什麼魔力?陸少的母親被你治得服服帖帖,連我未來婆婆也非你不可!”

羅藝甜的口無遮攔讓林冉朝她翻了個白眼:

“去去去,彆把卓阿姨說得那麼羸弱!我跟卓阿姨是相敬如賓!不存在誰治誰。”

“得了吧!相敬如賓是用來形容夫妻的!”

“都差不多。”林冉搪塞了一句,忽然掀開眼皮與羅藝甜對視,“不過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什麼叫非我不可?”

羅藝甜滿腹驚訝,“你不知道嗎?”

林冉搖頭,“我怎麼會知道?我又冇跟冷氏打過交道。”

羅藝甜乾脆把旋轉椅拖過來,坐在林冉的對麵,雙手擱在桌麵上,有股子中美會談的嚴肅勁兒。

“夜巡之前跟我講,我婆婆要挖你來資堂彩上班,但被冷夜巡拒絕了,因為他當時是想把你弄進雷霆集團的!”

“為什麼?”

羅藝甜聽得都要斷氣了,“什麼為什麼?還不是為了撮合你和陸少麼?為了你倆這點事兒,我們可是操碎了心。”

林冉笑:“那你們可真是有點太閒了。”

“你彆跟我耍貧嘴!我還冇說完呢!你現在這個職位,空了整整二十幾年!

我婆婆是打算把這個位置留給她那丟失的女兒的!現在你一空降,大家都以為她女兒找到了,就是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