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61章挽回他!嘗試一次

即便因為槍傷讓男人的半個胸膛都包裹著紗布,可極具陽剛與力量的雄性荷爾蒙依舊讓林冉的臉蛋紅得滾燙。

她的眼神下意識一瞥,心跳莫名加速。

陸霆驍深邃的眸光裡透出一絲不耐,輕罵:

“矯情。”

讓他脫衣服的是她,現在他脫了,她又不好意思了。

林冉好歹身為人母,也經曆了不少事,可動不動就臉紅的毛病總是改不了。

而一聲“矯情”也讓走神的林冉如夢初醒,她倏爾掀開眼皮,定定道:

“轉過去,你的傷在後肩,這樣我要怎麼給你上藥?”

男人氣定神閒,壓低眼睛沉沉地看著林冉,頓了片刻,這才緩緩轉過身去。

彼時,早已被鮮血浸染的紗佈讓林冉感到觸目驚心。

傷口明明在後肩,可他剛剛太過激動,使傷口重新裂開後又流了不少血,甚至連脫下來的白色襯衣,都滿是血痕。

林冉小心翼翼地拆開紗布,覺得這紗布又濕又沉,仿若擰一把,就能毫不費勁地擠出一攤血來。

而更令人膽寒的,便是男人後肩上那裂開的傷口。

模糊的血肉,狠狠地刺痛著林冉的雙眼。

莫名的,她鼻頭一酸,淚腺像是打開的閘門,突如其來地流下兩行熱淚。

昨晚她光顧著緊張,根本就冇仔細去看男人的傷口。

今天一看,林冉的心,止不住地開始擰著痛。

這麼嚴重的傷,他該有多疼啊?

林冉吸了吸鼻子,用鑷子夾起一塊醫用棉花沾上藥物,隨即輕輕地擦拭在男人的肩上。

嘶——

陸霆驍疼得倒吸一口涼氣,嚇得林冉一哆嗦,忙問:

“是不是弄疼你了?”

聽到女人的嗓音似乎夾雜著哭腔,陸霆驍詫了詫,扭過頭來滿目愕然。

“你哭什麼?”

林冉趕緊用衣袖擦淚,“這藥......這藥太沖了,迷我眼睛裡了。”

“小心點。”

“哦......”

林冉悶悶地回了一句,隨即更加小心地塗抹藥物,生怕再度弄疼了男人。

可無論她的動作有多溫柔,一旦藥物接觸到陸霆驍的肌膚,他依舊會不受控製地輕抽一下。

因此他每抽一次,林冉的心就更緊一寸,也會變得更加動盪,更百感交集。

她想到卓君向自己透露,三年前男人準備的那場表白儀式。

想到卓君說陸霆驍曾經愛她愛得要死。

想到昨晚他血淋淋地出現在自己眼前,她生怕他有三長兩短,而恨不得跟他一起去死。

然後,她想到兩人曾經的種種過往,或開心或悲傷。

林冉忽然間意識到,她是那樣執著地愛著他,更不願再次失去他。

或許,她應該嘗試著挽回,試著主動一次。

林冉想著,便心事重重地給陸霆驍裹好紗布,又主動地將襯衣披在他的肩上。

“好了。”

陸霆驍回正身子,結實修長的手指淡定自若地將釦子扣上,臉色雖然有些蒼白,可高貴的姿態依舊帥得顛倒眾生。

林冉的眼神有些熾烈,語氣卻滿是試探:

“......你一會兒回家嗎?可不可以把我送回去?”

男人扭頭,視線冷峻:“你不是有車?”

可氣!

這男人說話要不要這麼迂迴?

很顯然他拒絕了自己的要求!

林冉特彆想挽回他,可男人的回絕讓她極度受挫。

“好吧,我自己開車回去。”

林冉悻悻地一邊嘟囔,一邊將藥物重新放回口袋裡,隨即轉身準備下車。

隻是她的手剛觸碰到車把手,便聽“啪嗒”一聲落鎖的聲響。

他怎麼把門鎖上了?

林冉愕然地看向男人,卻見他早已係好了安全帶,下一秒一腳油門到底,邁巴赫迅猛地竄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