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十六章嘴硬!他纔不擔心她

這個認知讓員工們既震驚又羨慕,紛紛回想自己是否有對林冉唐突過。

她若是告狀,他們都得完蛋!

林冉卻垂眸看著桌麵上的營養餐騎虎難下,若是拒絕,是不是也太不給陸霆驍麵子了?

她撓了撓頭,隻能道:“行......讓他下回彆送了。”

林冉頓了頓,又湊近金胖的耳廓,餘光朝同事們一瞥,表情很無奈:“我受不起他的好意!你懂吧?”

金胖滿臉笑嗬嗬:“我懂!我都懂!”

金胖嘴裡答應得挺好,可落實到行動上,又著實讓人冒火。

一連好幾天,金胖每逢中午便會打著陸霆驍的名義來給林冉送營養餐。

不僅如此,還有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補藥,他盯著林冉吞服而下,又噓寒問暖好一陣才離開。

同事們當然是看在眼裡記在心,對林冉的態度那是三百六十度大轉彎。

她每天一進到公司,迎麵而來的,便是大家那一張張如沐春風般的笑臉,累活兒重活兒根本輪不到她。

甚至,竟然還有人給她這個實習生買咖啡!

他們,對自己的誤會是不是越來越深了?

終於,在金胖再一次下樓送來補藥時,林冉實在難敵眾人詭異的注目,立刻壓低音量對金胖囑咐:

“你能不能不要來了!我是個成年人,飯點會吃飯,感冒會吃藥,不需要你來提醒。”

金胖卻一臉正色,霸氣的聲音足夠讓辦公室裡的所有人都聽見。

“林小姐,這是陸爺的指令。您若是有任何異議,可以上樓親自跟陸爺講。我們陸爺,隨時恭候!”

此話一出,辦公室又是一陣唏噓。

什麼情況?

且不說總裁辦不是誰都有資格進,就是大Boss隨時恭候的待遇,便足夠讓人咋舌。

林冉到底哪點好?

長得又醜,還一股子高傲勁兒,陸爺看上她哪一點?

而此刻的當事人林冉,卻目眥欲裂地瞪著金胖。

這胖子,也太可惡了!

她表現得還不夠明顯?她是擔心同事說閒話,才刻意壓低音量的。

這胖子倒好,張著嘴巴就喊,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。

林冉惡狠狠地指了指金胖,咬牙切齒:“你給我等著,等我回來再找你算賬!”

說完,她便氣咻咻地上了VIP電梯,直達陸霆驍的辦公室。

彼時,陸霆驍正好做完心理疏導從總裁辦的休息室走出來。

他的嗅覺尚未恢複,因此臉色黑沉沉的。

林冉的到來讓他頗感意外,原本緊繃的神色意外的緩緩鬆懈下來。

隻是林冉垮著小臉,倒像是受了某種委屈。

陸霆驍劍眉一揚:“怎麼不敲門?”

林冉氣鼓鼓:“敲了,你冇聽見。”

她的語氣有些衝,冷夜巡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來回打量眼前二人。

陸霆驍卻轉身坐上辦公椅,隨手翻出一份檔案夾忙碌,頭也不抬地惜字如金:“有事說事,我很忙。”

是!他忙!

忙著在雨裡和林淼淼親親我我,還不忘成天給她找氣受,故意讓同事誤會自己。

“我不需要吃那些山珍海味,你讓金秘書以後彆送了。”

男人掀開眼皮瞥她一眼,“冇彆的事?”

林冉眨眨眼,緊接著又道:“還有!你......不用擔心。我身上的傷已經痊癒,不需要一直吃補藥。”

陸霆驍聽聞,這才放下檔案夾,雙手抱懷好整以暇:“我並冇有擔心你。我擔心的是你消極怠工,所以才讓金秘書找個理由監視你。”

監視?

原來這男人一直都在監視自己!

她還以為,他是真的關心她,纔會讓金胖一次次地跑來照顧自己。

原來自己又自作多情了。

可林冉就是想不明白,這男人是怎麼把“監視”這麼嚴重的事情,說得如此冠冕堂皇的?

冷夜巡坐在懶人沙發上癟了癟嘴,看向陸霆驍時,卻發現這男人完完全全是一副嘴硬的模樣。

表情這麼不自然,這林冉當真看不出來?

真是個木魚腦袋!

於是,冷夜巡笑嗬嗬地故意插諢打科:“既然你這麼擔心林冉有二心,不如把她的工位搬你旁邊來。你親自盯著她,如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