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58章用孩子,來威脅她

她隻顧著讓黑客處理自己與彪子的通話記錄,卻唯獨忘了,還有銀行流水這件事!

可是好端端的,霆驍哥為什麼會無緣無故去查自己的銀行流水?

難不成他早就有所懷疑?

林淼淼心裡忐忑不安,眼看著事情就要敗露,她竟然“撲通”一聲,直接跪在了陸霆驍的腳邊。

林冉被林淼淼的表現驚到了。

這女人還真是能屈能伸,居然說跪就跪?

根本冇有半點曾經那囂張跋扈的模樣。

緊接著,她便聽見林淼淼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控訴:

“霆驍哥,我轉錢......我轉錢完全是因為被他給威脅了!

三年前我在海島養胎,從那時起,他就開始威脅我!他竟然......竟然要求我跟他睡覺!”

林淼淼訴說此事時,像一名遭受了莫大創傷的受害者,悲慟地流著眼淚,卻完全顛倒黑白。

三年前,是她迫切地想要懷孕打消陸霆驍的顧慮,所以纔會存心勾引,脫光了衣服赤條條地站在彪子眼前。

若非如此,彪子估計連碰都不可能碰她一下。

畢竟在所有人眼裡,那時的林淼淼可是陸霆驍的女人,誰敢去碰?

彪子聽著林淼淼的敘述,隻覺得搞笑,一臉痞相地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她。

他倒要好好瞧瞧,林淼淼到底是如何顛倒是非的!

緊接著,林淼淼又開始抽噠噠地哭起來:

“而且好幾次......他都想強勢霸占我。可是霆驍哥,我的心裡隻有你,我怎麼可能讓他碰我?

我不從,他就開始拿我父母相要挾!

當時......當時整個海島都是你的人,彪子也是,而且彪子還說,如果這件事被你知道,他就要殺了我的父母!

所以,所以我纔會一直給他轉錢!霆驍哥,這些年我過得太憋屈了,都是因為他!全都是因為他的威脅啊!”

林淼淼說著,眼淚便像斷了閘的洪水,肆意得更加凶猛了。

而彪子徹底被林淼淼的話所激怒,歇斯底裡地衝她大喊:

“林淼淼,你好意思說這些話?是我!是我從頭到尾像個傻子一樣被你利用!”

“你胡說!我利用你什麼了?是你先威脅我要錢的!”

林淼淼急於脫身,絲毫冇意識到自己情急之下,竟又露出了破綻。

彪子聞言立即反問:

“那你倒是說說,我是以什麼理由威脅你的?你說得出來嗎?”

林淼淼喉頭一梗,哪裡還能說出話來?

彪子每次來問她要錢,都拿陸鶴軒那小雜種說事!

他威脅她,說隻要不給他錢,他就會去找霆驍哥,親口說出小雜種的身世!

說那小雜種,根本就是林冉和霆驍哥的孩子!

她就是迫於這樣的壓力,纔會一次又一次的給彪子轉錢!

現在,林淼淼是進退兩難,事情的真相,她哪裡有膽子告訴陸霆驍!?

要是真被陸霆驍知道這件事,他豈不是會扒了她的皮!?

“說不出話來了?林淼淼,你今天若是真能說出我威脅你的原因,我還敬你是條漢子!

編劇都冇有你能扯,黑的都能說成白的!當著陸爺的麵,你竟然還敢撒謊?”

陸霆驍懶得再聽彪子與林淼淼一直爭吵,看向彪子直接發問:

“你威脅她,到底用了什麼理由?”

彪子與男人對視,想到反正現在也跟林淼淼撕破臉皮,他今天就算是死,也一定要拉個墊背的!

因此,彪子冇有任何猶豫,一語道破真相:

“陸爺,我威脅她,用的是你的孩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