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56章人到齊,我告訴您一切

半小時後。

威武大氣的邁巴赫強勢地橫停在城郊外的一處私人監禁室門口。

後座被保鏢恭敬地拉開,男人著一身菸灰色西服,麵無表情地走下來。

一雙漆黑的瞳孔猶如黑曜石般炯亮,卻透出嗜血的殘忍。

金胖連忙跑去彙報:

“陸爺,凶手落網了。我們檢查了他的手機,很乾淨,應該是被黑客黑掉了。所以不排除有上線指使他的可能。”

“凶手是誰?”

男人威儀的聲音讓金胖心底好慌,他不禁瞥了一眼監禁室的牌匾,麵露難色又滿是遺憾地微歎一口氣:

“陸爺,您進去之後就知道了。”

金胖的拐彎抹角讓男人分外不悅,但他並未多言,冷著一張臉攜著眾多保鏢強勢進入。

門剛被推開,陸霆驍就看見雙手戴著鐐銬的凶手的臉,滿目驚愕。

“彪子?”

怎麼會是他?

彪子勾了勾唇角,雖然早已背叛陸霆驍,可再見到主人,他依舊是一副恭敬的模樣。

“陸爺,好久不見。”

陸霆驍難以置信,充滿殺戮的眼神中透出一股迷惘。

“傷我兒子的人,是你?”

彪子倏爾斂起笑意。

三年不見主人,可他身上散發出的天然氣場,依舊讓彪子感到一絲懼怕。

他沉默著點點頭。

男人的臉色幾乎有些撐不住。

肅殺之氣滲進骨子裡,緊咬的齒關讓他額間青筋暴出,眼神的怒火似乎要將彪子燃為灰燼。

“為什麼?”

陸霆驍一字一頓,簡簡單單的三個字,可一開口,卻火藥味十足。

彪子鼓足勇氣迎上男人的眸光,卻隻從陸霆驍的眼裡看到了殘忍。

他知道,自己今日,怕是難逃一死!

“跟了您這麼多年,在您身上學到最多的,就是做人要講究一個‘義氣’。陸爺,我也是情非得已。”

實際上,彪子雖然經常管林淼淼要錢,但他知道自己有一個兒子,名叫大豪。

他從來都冇有見過大豪,更冇有私下去找過他。

但作為唯一一個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親人,他的心裡,是有大豪的。

畢竟那是他的親兒子啊。

所以,他纔會冒著生命危險去獵殺陸鶴軒。

不僅僅是因為林淼淼給他錢,讓他睡,還因為他也想讓大豪成為陸家的第一繼承人。

日後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,可以過上人上人的生活。

但他萬萬冇想到,自己竟然會被林淼淼算計!

這大大地超出了他的預料。

就在彪子遲疑著要不要選擇倒戈的時候,監禁室的門忽然被人推開。

眾人聞聲看去,就見林冉站在門口。

她像是剛剛跑進來,有些上氣不接下氣。

陸霆驍正在氣頭上,看向林冉時,語氣自然不會太好:

“誰讓你來的?”

可惡!

早就讓這女人不要插手,她倒好,直接跑過來了!

林冉捋了兩口氣,調整好呼吸解釋:

“軒軒不放心,非要跟過來。我不想讓他看見這種場麵,所以自己來了。”

“你為什麼知道這裡?誰帶你來的?”

林冉下意識瞥了金胖一眼,雖然答案十分明顯,可她卻並未正麵回答。

“我昨天都知道這件事了,今天過來,應該也冇什麼問題吧?”

林冉話音剛落,金胖的手機卻響了起來。

他背過身去接聽,隨後立刻轉過身來彙報:

“陸爺,先前我們查到淼淼小姐賬目轉出異常,而接收款項的賬號我們也已經查到了。

那個人......正是彪子!”

陸霆驍一頓。

林淼淼給彪子轉錢?

怎麼回事?

軒軒遭遇危險這件事,難不成跟林淼淼有關?

男人威脅的眸光看向彪子,可彪子的眼神卻意味深長地投向林冉。

過了好幾秒,他才終於重新與男人對視,卻不禁露出自嘲的笑:

“真是人生如戲。陸爺,您把林淼淼叫來,今天這人,就算是到齊了。到時,我會告訴您一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