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十五章林冉,是陸爺圈養的金絲雀?

雨過天晴,陽光帶著絲絲暖意照射進陸氏總裁辦。

陸霆驍靠在可移動的奶油沙發上曬著太陽,金胖便站在他的身後恭敬彙報:“陸爺,林冉與林家人的確有所往來,不過並不頻繁。”

陸霆驍略微費解地輕輕椽弄眉心:“若林冉真是林家養女,為何冇有任何領養記錄?而林冉,也不在他們的戶口簿裡。”

金胖結合先前調查的資料,在心中快速整合結果。

默了默,這才道:“林家有可能隻收養了一段時間,林冉就被家裡人接走了。之前咱們不是查過,說林冉從小與奶奶相依為命。大概,就是被她奶奶接走的。”

這是最有可能的結果,陸霆驍輕輕頷首,算是讚同。

說到林冉的奶奶,陸霆驍忽然想起先前允諾過林淼淼的事情:“對了,淼淼奶奶的下落,進展如何?”

金胖心虛地攥緊衣角,“還......還在找......”

陸霆驍嫌棄地瞥了他一眼,又煩躁地捏了捏眉心。

先前找不到,是因為斷了線索。可現在,老太太的個人資料寫得清清楚楚,竟然還查不到?

一群冇用的傢夥!

可陸霆驍哪裡知道,林淼淼的奶奶,和林冉的奶奶,是同一個人。

他睜開眼睛,看向金胖話鋒一轉:“林冉呢?她病情好點冇?”

“陸爺,林冉已經來上班了。”

陸霆驍眉心緊皺,不敢置信,擔憂更是從他的語氣裡微不可查地透露出來。

“誰讓她來的?”

“是林冉執意要來。正值‘極光’香水開發階段,她覺得這段時間耽誤了工作進程,心裡過意不去,就跑過來了。”

陸霆驍清雋的俊容閃過一道流光,饒有興致的開口:“事業心倒是挺野。”

金胖看了下時間,詢問:“還有一個小時就是晌午,要不趁午休的工夫把她送回去?”

陸霆驍思考半晌後搖頭,“不必,她心裡裝著工作,回去也休息不好,倒不如讓她待在公司。另外,去摩登餐廳訂份餐來。”

金胖立刻掏出便利貼作書寫狀:“陸爺,您要哪些餐食?”

陸霆驍摳了摳鼻尖,有條不紊:“紅棗燕窩、紅燒豬肝、藍莓山藥,再來個海蔘鮑魚湯。”

金胖一邊記一邊寫,最後將所有菜品一點,忽而抬起頭來:“陸爺,這可是大補啊。您吃多了是要攻心的。”

陸霆驍扭眸瞪他,一臉的警告:“我還需要補?”

金胖滿是狐疑:“那這是......?”

“給林冉送過去。”

金胖:“......”

怎麼感覺,自從林冉被救回來之後,陸爺就格外關心她呢?

他記得早上林淼淼來莊園鬨過一通,雖然不知道說了些什麼,但對林冉一定冇好話!

他其實遠遠地也看見陸爺抱了林淼淼,心中滿是惆悵。陸爺指定是信了那女人的虎狼之詞!

可眼下,陸爺對林冉的極儘關心讓他更加疑惑。

這陸爺,心裡裝的女人到底是誰?

其實,陸霆驍的確相信林淼淼說過的一些話。隻不過她說的所有,都是小時候發生的事情。

現在的林冉,性格未必還和兒時一樣。

陸霆驍畢竟在商界浸染多年,人言可畏他比誰都清楚。

林淼淼的確言之鑿鑿也情真意切,但那畢竟是她的一麵之詞。

可陸霆驍有眼睛,也有分辨是非的能力。林冉到底是個怎樣的人,需要他自己用眼睛去看。

更何況,他與林冉生活這麼多天,雖一直懷疑她居心叵測,可在他麵前,她卻從未說過林淼淼一句壞話。

反觀林淼淼,嘴裡的每一句都影射著林冉的不是。

這種人放在公司裡,與爾虞我詐的小人有何區彆?

對於林淼淼的做法,陸霆驍十分厭惡。

——

轉而便到了中午。

金胖很快就從摩登餐廳定完餐,拎著一個碩大的便當盒出現在林冉的工位附近。

員工們結伴準備去食堂用餐,林冉孤零零的一個人也正要去,誰料一轉身差點兒與金胖撞個滿懷。

金胖打了個趔趄,立刻護住懷裡的便當盒,生怕灑出來。

“金秘書你走路都冇聲音的嗎?人嚇人會嚇死人的你知不知道!”林冉餘驚未了。

金胖順了口氣定定神,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將便當盒直接放在林冉的工位上:“這是陸爺給你準備的營養餐,請務必吃掉。”

金胖說完,還俏皮諂媚地衝林冉眨了下眼,旋即又再度恢複慣有的嚴肅。

林冉脖子一梗,窘迫到下意識就環顧四周,果然看見同事們又在竊竊私語,還時不時地朝自己這兒看。

他們早就懷疑林冉和大Boss之間的關係了!

先前因為發傳單,大Boss替林冉出頭就罷了。

這幾日林冉無故曠工整整三天,大Boss非但冇罵她,竟然還貼心地給她準備營養餐?

她......該不會是陸爺圈養的金絲雀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