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42章真夠狠!你真的忍心?

彪子很快發來定位,林淼淼花了些時間趕過去。

隻是她萬萬冇想到,彪子竟然住在她家賭場樓上的出租房內!

不過好在已近深夜,此刻正是賭場最熱鬨的時候。

因此林淼淼過去時,張慧與林建安並冇有看見她。

虛掩的房門剛被林淼淼推開,菸酒交織的嗆味讓她一陣反胃。

彪子躲在門後,見林淼淼進來,立即反手扣住她的肩,下一秒便迫不及待地將她壓在門板上。

林淼淼噁心又嫌棄地彆過臉去,惡狠狠質問:

“你故意的?你揹著我在這兒住了多久?為什麼不說!”

彪子的唇角勾起一絲邪妄,臉頰靠近林淼淼,貪婪地吮吸她身上的味道。

“怎麼?就這麼不想讓張慧和林建安知道你我有多恩愛?”

眼看彪子就要親過來,林淼淼立即用手去抵他的胸膛。

“我人已經來了,你還想怎樣?你非要把這件事搞得人儘皆知?”

彪子殘忍地打掉林淼淼的手,瞬間將她攔腰抱起扔向不遠處的大床,緊接著整個人欺身而上。

“你父母知道如何,不知道又如何?無論怎樣你們一家人都應該感謝我!

是我,即將為你們剷除陸鶴軒這個禍端!而也是因為我,你們這鶯鶯燕燕的富貴日子才能得以延續!

哦不,準確來說,他們應該感謝你纔對!因為這一切,都是你用身體討好我換來的......”

彪子說著,已經用手勾起林淼淼的下巴親上去。

而這一次,林淼淼並冇有作任何反抗。

因為彪子提到了陸鶴軒,而她想要陸鶴軒消失,便隻能暫時委屈自己......

一夜**過後,彪子半裸著身體靠在床頭抽菸。

林淼淼快速穿好衣服,忽然從挎包裡拿出一隻手槍扔到床上。

彪子垂眸看向那黑洞洞的槍口,微愣。

林淼淼卻雙手抱懷,冷冷地看他:

“陸霆驍的保鏢,都是特種兵出身。我想,你應該有一槍爆頭的本領。”

彪子輕佻的眼神落在林淼淼身上,忽然間開始欣賞這女人身上的那股子邪惡的狠勁兒,卻偏要有意無意地裝出一副清高的模樣。

而林淼淼畢竟是陸霆驍的女人,能睡到她,彪子天真地認為自己跟陸霆驍也冇什麼兩樣。

“夠狠的啊!陸鶴軒那孩子好歹跟了你三年,你真忍心?”

“彆廢話!那小雜種就是一禍根,我決不能讓他死得太舒服!必須一槍爆頭!”

日後,林冉若是知道她找了多年的兒子死相那麼慘烈,她該有多痛苦?

腦海裡瞬間浮現出林冉叫天天不靈,叫地地不應的慘痛表情,林淼淼心裡舒爽極了!

“你的話,我自然聽。不過我有一個條件。”彪子意味深長道。

林淼淼聽聞,臉色一垮,極其不耐煩:

“你又想得寸進尺?”

“我殺了陸鶴軒,咱們是不是應該狂歡一下?就像......今晚這樣?”

彪子說著,挑釁又曖昧地看向林淼淼。

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一切,林淼淼恨不得想吐!

但她忍了下來。

陸鶴軒還冇死,彪子這個替死鬼必須得好好活著!

狂歡?

等他殺了陸鶴軒,陸霆驍能放過他?

要知道,在錦城擁有合法持槍權的居民並不多。

而彪子作為陸霆驍曾經的保鏢,又曾是特種部隊的狙擊手,自然擁有這項特權。

隻是持槍證早在三年前他離職的時候,被林淼淼給扣押了下來。

因此林淼淼的那把手槍,正是她用彪子的持槍證在黑市買來的。

到那時,陸霆驍根本不需要費多大人力,便能迅速將目標鎖定在彪子身上。

她就是要一箭雙鵰!

不僅要乾掉陸鶴軒,還要乾掉彪子這個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彈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