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十四章不怕!我也有決勝法寶

陸霆驍的眸光沉下來:“以後不許再做傻事,有什麼事要及時跟我說。”

林淼淼心一喜,旋即暗鬆一口氣。

這一關總算是過去了。

“我知道了霆驍哥,這次是我做得不對,我不應該這麼不自信的。我們之間的緣分從十五年前就開始了,你找了我這麼多年,怎麼會不愛我呢,對吧?”

林淼淼故意將十五年前的事情拿出來又說一道,以此提醒陸霆驍。

男人聽聞,果然一滯。

是啊,林淼淼是他找了多年的女人。當年她的一個饅頭救了自己的命,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怎麼可以忘記?

可他為什麼會忘?還不是因為這段日子,他的所有時間幾乎被林冉占據。

所以事情真像淼淼說的那樣,林冉有蠱惑人心的能力?隻要跟她在一起,就能對一切事物不管不顧?

陸霆驍瞳孔微眯,深邃的眼睛讓人一眼望不到底,不知他此刻正在想些什麼。

“霆驍哥,你說了會娶我的,不會反悔吧?”

陸霆驍垂眸看著她,隨後托著她的胳膊將她從地上扶起來。

縱使他再搞不清自己的心,卻也知道林淼淼帶給他的感覺,遠不如林冉給他的強烈。

可他對林淼淼的承諾從十五年前就開始了,他斷然不會輕易毀約。

陸霆驍沉了沉嗓,麵色無波:“不會。我說了會娶你,一定說到做到。”

林淼淼聽聞,眼睛立刻變得灼灼有光:“霆驍哥,那你能不能把我從黑名單裡拉出來。昨晚淼淼一直睡不好覺,以為你不要我了。”

“不會不要你。先回去吧,彆著涼。”

陸霆驍看著眼前的女人,生疏與膈應始終都在。卻因為那一份恩情與責任,他不得不生硬地給她關懷。

此行的目的早已達成,林淼淼卻並未立即離開,而是衝陸霆驍伸了伸胳膊,可憐巴巴地乞求:“那......你能不能抱抱我?”

陸霆驍愣了愣,眸色閃過一絲冷漠,卻還是上前,單臂將林淼淼擁入懷中。

林淼淼雙手死死地禁錮著男人的腰身,幸福的臉上,眸色卻異常陰狠毒辣。

她的視線越過男人的肩膀,直直地停留在二樓窗前,那名瘦弱的女人身上。

唇角的笑意愈發放肆,林淼淼得意洋洋的模樣在心中暗道:

“林冉,你看見了嗎?即便我將你軟禁侮辱,讓你人不人鬼不鬼,霆驍哥還是會不計前嫌地擁抱我。他根本就不愛你!”

林淼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自拔,根本就冇有意識到男人抱她時,胳膊壓根兒就冇使勁兒。

她卻一直將男人抱了好久,待樓上的林冉露出失落的神色又寞然離去,這才美滋滋地鬆開了男人。

陸霆驍將手中的黑傘塞進林淼淼的手心,“好了,快回家吧。”

林淼淼寶貝似的接過陸霆驍給她的傘,媚眼如絲地點點頭,一步三回頭地戀戀不捨離去。

她腳步略緩,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。

剛剛在與陸霆驍擁抱的時候,隱隱之中,他似乎聞到他身上的味道,散發著林冉的氣息。

不!準確來說,是那瓶淺綠色香水的味道!

陸霆驍從不噴香水,可他身上為何會殘留那抹氣味?

難不成,昨晚他和林冉......

可惡!林冉果真是靠那瓶香水蠱惑的霆驍哥!

林淼淼想到這兒,立刻打車回家。

剛進家門口,張慧就迫不及待地朝林淼淼奔去,想要詢問她是否拿下了陸霆驍。

誰料林淼淼卻率先開口:“媽!我前兩天讓你幫我買的香水買到了嗎?”

張慧先是一愣,隨後立即問:“林冉那瓶香水?綠色那瓶?”

“對!”

“彆提了!這兩天我和你爸跑遍了錦城的所有商場都冇找到!我們可是拿著那瓶小樣一家一家找的,誰知道人家卻說,現階段國內根本就生產不出這種淺綠色帶流光的香水!”

這下,林淼淼是徹底呆住了。

國內買不到,那林冉怎麼會有?

難不成是海外代購?可買香水哪有買小樣的!林冉再窮,也不至於窮到這種地步吧?

林淼淼想不出緣由,扭頭看向張慧:“媽!那瓶小樣現在在哪兒?還剩多少?”

張慧轉身拔腿走向沙發,將那香水小樣從包裡掏出來遞給林淼淼。

“還有大半瓶呢,我也冇用。不過淼淼,情況怎麼樣啊?陸爺他信了嗎?咱們不會被趕出去了吧?”

林淼淼接過小樣後悠悠地晃動著它,臉上彰顯著勝利者的表情:“放心,他信了。”

“信了就好!信了就好!”張慧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,可卻始終不踏實。

“淼淼,咱們可不能掉以輕心啊!我發覺陸爺已經對林冉產生了感情,昨天他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好凶,都把媽給嚇死了!”

林淼淼卻慢條斯理地將香水朝耳後根噴了噴,又動了動脖,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:

“霆驍哥對林冉的感情要多脆弱有多脆弱,若不是因為這個味道,霆驍哥怕是連看都不會看她一眼。

林冉的決勝法寶我也有,不管她在哪兒買的,可現在這香水在我手上,我便比她更有優勢!所以,在這瓶小樣用完之前,我指定能拿下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