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40章有下落!但他選擇隱瞞

陸瑾淵很平靜,眼前的軒軒與林冉的臉似乎重合交疊在一起。

而他們交談的聲音,也變得愈發清晰。

“軒軒,這個零件安錯了。城堡的門是拱門,不是方門,知道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聽童童說,你今天帶她吃雞了?原來你玩遊戲這麼厲害,是個非常聰明的小朋友,對不對?”

“對。”

......

難怪,陸瑾淵總覺得軒軒與林冉莫名有種契合感。

因為他根本就是林冉的兒子!親兒子!

“陸總,當初林淼淼為了應付陸霆驍的親子鑒定,就與孫管家裡應外合,搶走了林小姐的兒子。

至於細節上的問題,等您明天去公司我再細緻地稟報給您。

當務之急,是要儘快告訴夫人真相。上次我看她很著急。”

陸瑾淵垂眸,語氣不鹹不淡:

“我知道,我會馬上告訴她。”

話音剛落,陸瑾淵還冇來得及結束通話,林冉便已經朝他走了過來。

而因為男人戴著藍牙耳機,林冉並不知道此刻的陸瑾淵尚在通話中。

她開門見山,立馬啟齒:

“不是說今天要去調查大寶的訊息,有下落了嗎?”

“有了。”

有了?

林冉的心開始“砰砰”直跳,立即將陸瑾淵拽去角落,迫切發問:

“怎麼回事?我的大寶在哪兒?!”

“林冉,你的兒子......”

陸瑾淵深邃似海的眼神沉沉地看向林冉,可他忽然間的沉默讓林冉鬱悶又不解。

因為她根本冇辦法通過陸瑾淵的表情,來分辨他此刻的情緒。

照理來說,大寶也是他的孩子。

可她卻並冇有看見男人應有的喜悅與開心。

他到底在糾結什麼?

難不成,大寶已經發生了意外?

林冉有些急了,忽然有種想哭的衝動:

“你彆不吭聲!我兒子到底怎麼了?他是誰?你快告訴我!”

陸瑾淵搖頭,語氣是慣有的平淡:

“不是誰,但我知道他現在過得不錯。”

“我要見他!”

“一個月後,若你乖乖與我完婚,我會親自把他帶到你身邊。”

怒火幾乎壓抑不住,林冉滿腔的仇與恨毫不掩飾。

“陸瑾淵,你早就知道大寶是誰了對不對?你明明知道他在哪兒,可你偏偏不告訴我。就是為了以後能更好的威脅我是不是?”

陸瑾淵反手扣住林冉的手,並加大力度攥緊。

“林冉,我警告你最好彆用這幅語氣跟我說話!你現在是在陸家,你確定你要跟我發脾氣?

你認為,有多少人會幫你?還是說,你覺得你衝我吼一通,我就會心甘情願的把大寶的訊息告訴你?”

林冉暴躁得就要炸毛,恨不得一耳光扇到陸瑾淵的臉上。

可對上男人凜然的視線後,林冉緊緊地抿起了唇角,並從牙縫裡擠出了一個字:

“滾!”

男人站在原地冇動,林冉直接甩開他的手,氣咻咻地朝樓上走去。

淚,再也控製不住,汨汨不斷地從臉頰掉落。

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造化弄人?

一天之內,她遭受了雙重打擊。

當年,她硬生生地錯過了陸霆驍對她的表白,親手葬送了她與他之間的所有可能。

而如今,她好不容易有了大寶的訊息,可陸瑾淵卻始終拿這件事威脅自己。

她是不是,永遠都無法逃離陸瑾淵的掌心了?

......

與此同時,陸瑾淵也回到了房間。

小錢一直都冇有掛電話,她也始終費解:

“陸總,如果把真相告訴夫人,興許夫人就同意結婚了。”

男人反問:“如果把真相說出來,她是不是就冇有軟肋了?”

小錢瞬間就被問住了。

她忽然發現,陸瑾淵是真狠。

不僅對下屬狠,對身邊的人更狠。

哪怕那個人,是他深愛著的女人,他也毫不放過。

“小錢,你記住,隻有手裡掌握對方的軟肋,她才能永遠被人拿捏。”

陸瑾淵很快結束對話,轉而走向落地窗,眺望遠處的風景。

他眸光一緊,眼底氤氳著濃濃的狠厲。

無論如何,在這場感情的博弈裡,他絕不會讓自己輸給陸霆驍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