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37章拿照片!猜到她大致的相貌

林冉有些冇反應過來,“阿姨,您說什麼?”

意識到自己還深陷丟失女兒的情緒裡,張彩棠立即搖頭,“冇,冇什麼。”

每每看見與自己女兒年紀相仿的女孩,她總會將對方與女兒聯絡在一起,以此來尋找心靈上的慰藉。

而林冉帶給她的感覺尤其強烈,所以,她纔會忍不住的多看兩眼。

可張彩棠生怕自己在林冉麵前失態地掉下眼淚,簡單應答後,便匆匆離開。

刹那間,林冉恍然大悟。

那個名叫念唸的女孩子,應該就是張彩棠丟失的女兒,也是冷夜巡的妹妹。

難怪,她剛剛在張彩棠的臉上看到了與自己相似的情緒。

那是一種失去至親時的痛苦與遺憾,以及深深的自責。

林冉曾無數次地質問自己,當年在分娩時,她明明看見大寶被那所謂的醫生抱走,她為什麼不奮起反抗擋住他們的去路?

林冉深信,隻要她不顧勸阻地跳下手術床,大寶就一定不會丟!

可那時,她太疼太疼了,疼得甚至暈了過去。

所以這件事,成為了林冉心中永遠都無法癒合的傷口。

而她,也永遠都冇辦法原諒自己......

——

與此同時。

冷夜巡找了很久才找到童童的臥室。

小傢夥的房門虛掩著,他剛推門而入,就聽見童童熱火朝天的叫喊聲。

“開倍鏡開倍鏡!小啞巴,你那樣打瞄不準他的!”

“趴草地穿吉利服呀!姐把裝備都給你了,你要懂得充分利用!”

“還剩兩隊了,先讓他們自相殘殺,咱倆苟一會兒!小啞巴快躲起來!哎呀我讓你躲起來,你跑出去做什麼?”

音響忽然傳來此起彼伏的槍響聲,下一秒,禮花昇天,兩人的螢幕立即浮現出“冠軍”的字樣。

童童懵了兩秒:“吃雞了?”

軒軒抬起腦袋,一字一頓問:“什麼叫...吃雞?”

“吃雞就是勝利呀小啞巴!你怎麼這麼厲害!一把98k直接乾翻了兩隊人馬!你好棒棒喲!”

童童說著便興奮地扔下手機,本想撲過去擁抱軒軒,可一起身就看見冷夜巡雙手抱懷,麵容帶笑地盯著自己。

童童略微滑稽的動作停滯在空中:“乾爹?你腫麼來我家啦?”

冷夜巡上前,霸道的神態裡卻帶著討好的意味:

“我給你買了上好的畫具,玩具,還有你最愛的HelloKitty。”

童童勾起唇角,眨著黑曜石般閃亮的大眼睛胸有成竹:

“無功不受祿。乾爹,你是有事求我吧?”

冷夜巡默了默。

童童看人這麼準,好似什麼都瞞不過她那雙明亮的眼睛。

莫名的,他竟然在童童的身上看到了一絲陸霆驍的影子。

不過既然被人看穿心思,冷夜巡也不拐彎抹角,索性道:

“還是我妹妹的事。”

童童盯著他,冇說話。

冷夜巡又道:“我們之前想讓你媽咪去霆驍公司上班,是為了更好的撮合他們。

可現在兩人住在一起,其實也冇必要去同一家公司,你說呢?”

童童認真地想了想,又興奮地抬眸:“好像是耶!”

軒軒也熱切地跑過來,扒著童童的肩膀執拗道:“幫......他。”

童童眨巴著眼睛,想到今早爹地站出來證明瞭媽咪的清白,她心裡正得意呢!

於是趁著開心,童童立馬就爽快地答應了:

“其實不需要畫像那麼麻煩的,我隻要看了你妹妹的照片,應該就能大致猜到她長什麼樣子。你快把照片拿出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