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33章拉攏她!被拒絕

林冉嬌軀猛地一顫。

明明男人的聲音平淡無波,唇角甚至還掛著溫柔的笑,可她偏偏覺得不寒而栗。

她的軟肋,算是徹底被陸瑾淵攥在了手心。

即便她想反抗,也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
陸瑾淵比任何人都更清楚,大寶對於自己來說有多重要。

所以,他纔會肆無忌憚地威脅她。

男人說完,便直立起腰身,臉上的笑意如和煦的春風般溫暖。

冰涼的指輕輕婆娑在女人的耳垂,他心滿意足地頷首,再度啟齒:

“乖乖在家等大寶的訊息,嗯?”

陸瑾淵說著,寵溺地拍了拍林冉的肩頭,隨即便準備離去。

誰料轉過身來的瞬間,卻忽然與陸霆驍的眸光對上。

男人不知何時又下了樓,正站在客廳,似乎要出門的樣子。

陸瑾淵再次摟住林冉的肩頭,衝他微微頷首,算是打過招呼。

林冉當然也看見了他。

她發現陸霆驍每一天都穿得特彆帥氣。

今天的他在藏青色的西服外配了一件駝色的呢子大衣,宛若韓劇裡走出來的男主角那般帥氣養眼。

潛意識裡,林冉不願男人看見自已與陸瑾淵這般親昵的動作,便下意識地推開陸瑾淵。

可當她做完這個動作,男人卻已經轉身,大步流星地走出老宅。

他剛剛的表情似乎很淡漠,看向自己時的眼神,平淡得像是在看一對普通的情侶。

哎!

自己到底在糾結什麼呢?

陸霆驍已經不愛自己了,她還妄想在他臉上看見吃醋的神態嗎?

這個認知讓林冉特彆受傷。

陸瑾淵離開老宅後,林冉看見三個小傢夥正在餐廳吃早飯。

童童和軒軒有說有笑,大豪依舊在舔著一隻棒棒糖,掛著一串鼻涕,一副不大聰明的樣子。

林冉想上樓去找卓君,誰知卻迎麵撞上了楊嵐。

她從旋轉樓梯上走下來,依舊穿得珠圍翠繞,雍容華貴。

看見林冉,她輕抬下頜,頤指氣使:

“林冉,你收拾一下。我要去廟裡給鈞耀求平安福,你跟我一起。”

林冉:“???”

今天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自己也配跟楊嵐同行?

但林冉瞬間咂摸過味來,楊嵐這是想把她拉到同一陣營裡。

畢竟卓阿姨回來了,她又視陸霆驍為眼中釘。

雖然她也同樣排斥自己,但自己好歹給陸瑾淵生了孩子,因此拉攏自己是最有利的。

但林冉纔不乾呢,如果自己倒戈,卓阿姨在陸家就真的舉步維艱了。

林冉禮貌地搖頭拒絕:

“我哪也不去,我要在家帶孩子。”

楊嵐皺起了眉頭:“你搞什麼?孩子管家會照顧,你跟我走。”

林冉有些被動,但態度卻很明確:

“管家哪有當媽的照顧得細緻?”

林淼淼不知從哪兒冒出來,立即諂媚地挽起楊嵐的手,“楊姨,我今天冇什麼事,我陪你去吧。”

楊嵐略帶詫異地看向林淼淼,頓了頓,也不知想了些什麼,最後竟然同意了!

說實話,林冉挺鄙視林淼淼的行為。

她看得出來林淼淼為了在陸家站穩腳跟,一心想要巴結老爺子和楊嵐。

可她身後依靠的人畢竟是陸霆驍。

楊嵐對陸霆驍像防狼一樣。

有這一層關係在,楊嵐便絕不可能將林淼淼當自己人,頂多是把她看成一枚可使喚的棋子。

這一點林淼淼都看不出來,日後隻怕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
兩人還未走出門口,卓君就從樓梯走下來。

林冉笑容可掬地看向卓君,忙問:“卓阿姨,您怎麼下來了?”

“給你叔叔洗點水果。”

林冉當即撩起袖子,一臉熱忱,還故意拔高了音量:“你歇著,我去幫你洗!”

她就是故意要讓楊嵐聽見的。

林冉要讓楊嵐知道,無論她怎樣拉攏自己,自己都會堅定不移地和卓君站在一起。

而且,還要光明正大!

即便是偏心,她林冉也偏得堂堂正正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