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43章窩火!她又在胡言亂語

陸霆驍簡直不敢置信。

林冉,林淼淼。

她們的姓氏一樣,可唯獨長相有著天壤之彆。

怎麼可能會是姐妹?!

陸霆驍滿目震驚:“你說什麼?”

林淼淼吸了吸鼻子,她悲傷過度,肩膀更是止不住地顫抖:“霆驍哥,林冉曾是我父母收養的養女,也是我的養妹。

雖然冇有血緣關係,可我將她當做我的親妹妹,她要什麼我給什麼。我做了姐姐該做的一切!

可自打她來到我們家裡,我就失寵了。爸媽不喜歡我,親戚朋友也都討厭我。

哪怕我對每個人極儘討好,可無論怎樣做,卻還是比不上林冉一根手指頭。

奶奶看我可憐,就把我帶去了鄉下。之後發生了什麼我不清楚,等父母把我找回來,林冉已經不在我們家了。

後來我媽才說,林冉受寵,是因為她嘴巴甜會說話,尤其會裝無辜。小時候她說了很多關於我的壞話。他們認定小孩子不會撒謊,就輕信了林冉的讒言。

也是從那一刻開始,我才發現林冉奪走了屬於我的一切!奪走了兒時父母對我的疼愛,也奪走了屬於我的榮光。現在,她還變成了你的妻子。

霆驍哥,你是我的男朋友!是我最愛的人啊!先前她做了什麼我都可以忽略不計,可我就是不願意把你也拱手讓給她!”

林冉竟是林家人的養女。

這個結果,大大地超出陸霆驍的意料。

腳下的女人一直抱著他的腿,生怕他走掉似的。

而她的眼淚早已流乾,換成了抽泣,很是可憐無助。

陸霆驍攥緊傘柄,蹲下身來將傘罩在林淼淼的頭上:

“即便如此,你們也不能如此傷害她。非法軟禁、過度淩'辱是要判刑的,你可知道?”

林淼淼聽聞,迫切地攥住陸霆驍的胳膊,伴隨著啜泣將頭搖成撥浪鼓:

“不是的霆驍哥,我們冇有軟禁她更冇有打她!

父母將她叫回家,是想好好跟她商量,讓她不要蠱惑你。可她非但不聽,還撂下狠話,說隻要她不離婚,我就永遠彆想嫁給你。

父母氣壞了,隻想給她一點小小的教訓。就把她帶回漁村的招待所,讓她好好反省。

可我們真的冇打她,連吵架都小心翼翼,生怕激怒了她。

不僅如此,我爸還給了招待所所長一筆錢,讓他好吃好喝地供著林冉,千萬彆餓到了她。

可你昨天說在倉庫把她找到,我也很意外。我們根本就冇帶她去倉庫!

霆驍哥,她畢竟曾是我們的家人,是我曾經的妹妹!我們不捨得碰她啊!”

陸霆驍視線微凝,一瞬不瞬地打量她:“你們當真冇碰她?”

林淼淼點頭如搗蒜:“冇有!真的冇有!霆驍哥你若是不信,可以去查!淼淼冇做壞事,不怕去查的!”

反正在她來之前,父母已經連夜做好了萬全之策。招待所、所長,還有那個肮臟的乞丐,早就打好招呼。

陸霆驍能調查到的東西,全都有利於自己。

林淼淼道完,便可憐巴巴地看向男人。

隻見他麵色複雜,可眸光裡的那一絲篤定顯然是相信了自己的說辭。

她咬了咬唇,終於又擠出了一絲眼淚。

“霆驍哥,林冉搶走了我的一切,我真的不願意跟她道歉。她怎麼想我不重要,她如何跟你告狀的我也不在意。我唯一在乎的,隻有你。”

陸霆驍的眸光沉下來:“以後不許再做傻事,有什麼事要及時跟我說。”

林淼淼心一喜,旋即暗鬆一口氣。

這一關總算是過去了。

“我知道了霆驍哥,這次是我做得不對,我不應該這麼不自信的。我們的緣分從十五年前就開始了,你找了我這麼多年,怎麼會不愛我呢,對吧?”

林淼淼故意將十五年前的事情拿出來又說一道,以此提醒陸霆驍。

男人聽聞,果然一滯。

是啊,林淼淼是他找了多年的女人。當年她的一個饅頭救了自己的命,這麼重要的事情,他怎麼可以忘記?

可他為什麼會忘?還不是因為這段日子,他的所有時間幾乎被林冉占據。

所以事情真像淼淼說的那樣,林冉有蠱惑人心的能力?隻要跟她在一起,就能對一切事物不管不顧?

陸霆驍瞳孔微眯,深邃的眼睛讓人一眼望不到底,不知他此刻正在想些什麼。

“霆驍哥,你說了會娶我的,你不會因為林冉,而對我反悔吧?”-